版頭

版頭

2013年3月29日 星期五

《無花果》 - 簡單愛


同《天水圍的日與夜》用同一個編劇呂筱華 ,執導又是拍開獨立電影的崔允信,《無花果》 (Fig) 看上來和《天》很相似 - 講到明用單鏡反光相機拍攝,鏡頭多定鏡,沒啥燈光沒花巧,背景音樂也不多,電影也給人一種靜局的感覺。但相對《天》,《無花果》的故事,卻易入口很多。


對比起《天》那難捉摸到起承轉合,電影已叫人容易抓著了個「起」:家的生活原只有女兒和丈夫,女兒的突然離世,和丈夫的疏離更具明顯,觀眾不期然都注視著家如何走下去;接著人物,來到原諒不了父親、看不過懼弱的弟弟,生活苦悶無味的周女,與家再於洗衣鋪的相遇,一晚的飯局再突如其來的一吻,也就造就故事的「承」。

電影在此看來,是個愛情故事,周女向家的一吻,突如其來的生情,看似很是輕率。其實若相較於《天》,便會發覺電影是帶著沉重的氣氛,延至後部:不止看得出家和周女的背景,無背景音樂,寂靜也是一種無言的壓力;周女和弟弟在賽車跑道旁爭吵,吵雜的環境也加重了周的困局。家因著女兒去世的悲痛,而來到澳門,卻不見得可避過陰影,直到最後他倆開花結果,她們才見得離開各自的困境。故事命題其實是:真正的愛,是心靈的避風港,叫人能從困境中得到避靜,得已安慰。

畢竟我們平常看得味精愛情片太多了,不是亮麗畫面搭漂亮人物,再加播得煩擾的背景音樂卻沒實在可言,就是葉念琛式的浮誇對白舉動,配以懶扭橋故事去講愛情的黑暗面。《無花果》顯得很是簡單,無亮麗場景人物,無太多對白,像戲中煲的湯那樣,不下味精,味道卻是種久違了的實實在在。崔允信自說獨立電影的定義,就是主流不會拍著的東西,很明顯,他這套,正是一顯著的例子。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