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頭

版頭

2017年4月27日 星期四

《東京夜空最深藍》 - 既是微塵,有啥所謂


是屆電影節《東京夜空最深藍》 (The Tokyo Night Sky is Always the Densest Shade of Blue) 播完後的Q&A,有人問石井裕也點睇東京佢沒有正面回應若要幫石井解話東京就如錢鐘書的《圍城》:城外的人想衝進去,城裏的人想逃出來 -《火花女》的鄉村學生妹發東京夢《蜆貝小小姐》的東京OL卻要逃回到農村十年來石井其實都在看盡人們如何在東京來來往往近兩年才跳去講字典和家庭


石井現在再講返東京,或許係醒起欠一樣沒問到:那留在東京又如何?

石橋靜河和池松壯亮飾護士和地盤工:唔係皇宮裡的日皇皇族、國會議事堂裡的政客、或如《紅的告別式》裡的人氣新星,他倆都係東京二千多萬人裡多你一個唔多少你一個唔少的一群,突然消失都沒多過十個人會在意。石橋看著病患離世家屬在哭她卻沒甚麼表情在她眼前離開過的太多了,逐個要哭她也流唔出這麼多眼淚水

電影在問一個存在感的問題石橋池松時常穿插嘈雜的居酒屋面對背後的七嘴八舌他們多是表面沉默不語石橋會心想同伴來的兩位男生只想上不上她 - 只要上到的馬那管是黑馬定白馬你話石橋池松都認命自己係不被注視?又唔係,他倆都時而長篇大論,就係用說話叫人:「Hey,look at me.」去印證自己的存在。

加入松田龍平就形成有趣的三角:池松在地盤四人幫裡七嘴八舌松田常就聽煩叫住:「收聲吧!」松田卻找著石橋作女友松田逝後石橋和池松走在一起,換做石橋對著池松像放氣的氣球般滔滔不絕,池松卻不知反應無言以對。松田就像一個潑你冷水叫醒你的角色,像時而叫著兩人:「哂氣啦,你係東京點努力都只係一粒無人注意的微塵而已。」於是石橋會冷冷評街頭賣唱的女歌手:「佢唔會紅的。」冷淡的環境,造成你冷漠的態度。

你會說膚淺的係,叫兩人感覺到有人在意自己的,叫戀愛:石橋的前男友、池松的美女舊同學,分別向兩人講「我愛過你。」石橋似不置可否池松卻似望望自己的毒撚樣再用一臉疑惑的樣子回應她:「你咪玩我啦。」面對貌美又係律師的女生,再睇返自己的地盤工人,結果就係入到酒店房,人地換好哂性感睡衣,你都可提不起勁。長在東京,就係令你自視為螻蟻,欠缺自信,於是就別想再做夢。

你會問東京夢即海市蜃樓?石井又唔係咁睇:石橋批死不會紅的街頭歌手,最後竟紅了起來。至於石橋池松除了最後依然一起,處境依舊沒怎變過但臉上多了歡顏像很多問題到此想通你或會問石井究竟點睇東京他還是答得沒所謂似不論你有夢無夢你要不要留在東京還真睇你自己點睇。總之在這裡做回自己就好,那管還是一粒塵埃 - 這是石井較肯定的答法。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