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頭

版頭

2017年4月29日 星期六

《春嬌救志明》 - 再見彭浩翔


四年前彭浩翔監制《飛虎出征》叫麥詠麟扮他時我已在說彭只有一個實不需要多個今日彭上完大陸搵夠人仔再返來,《春嬌救志明 (Love Off The Cuff) 的場景幾全在香港,但看畢已覺得,再有沒有彭浩翔也許已再沒有所謂

彭浩翔令人懷念的係站在香港本土對香港上下各樣事物的嘲諷能力:由《買凶拍人》、《大丈夫》、《AV》、《維多利亞壹號》、至《低俗喜劇》,無一不是都會對香港自家的揭盡串盡嘻笑怒罵。《志明與春嬌》還會勁串香港的禁煙政策,但到《春嬌與志明》,他倆早已拋下了煙包去到北京,更沒怎提到香港。今天回來,他倆會玩鋪勁的就只有性 - 也只限於開頭的扮含撚,怎勁也遠不及於《低俗》的屌騾仔,更唔好講話性根本係陷世界都會玩的。香港呢?頂多就只係間唔中的屌撚柒西鳩等「五大寶」,同樣又唔係講到《低俗》的神化,又係你夠膽玩邊個都識玩。

至於成套戲今次已唔使我劇透,戲院網站的內容大綱已講哂俾你聽讓你估到 - 七年之癢或過或看戀愛夠多都會知道此詞含義 - 熱情早已冷卻彼此不耐煩、繼而互相猜疑、於是臨到關口:志明依然「艷福」無邊,春嬌時而猜疑,但關口還是在於台北的一場地震,結局正如十二碼一係入一係唔入般只係志明和春嬌會否複合。其實彭若讓兩人就此徹底分開,還可令人對其膽量持一絲寄望,但既然大團圓結局,彭的電影自此也確定逃不過公式化的命運。

再睇返《志明與春嬌》,已是七年前。今年的志明春嬌,唔使講自己心算出來都知係年將四十的人。他倆在戲中住大屋養大狗,志明還可數萬蚊買模型話俾就俾,明顯就衣食無憂。他們係人到中年而成功上岸的一群,朋友Ah Mo問過他們:「其實應關心什麼,思考什麼,最低限度,應對自己的價值,工作抱有希冀與夢想?」其實開頭已答左你 - 含撚事件柒爆全港,志明係老細面前,只擔心自己因此無左份工。他做到創意總監,只係無厘頭因禍得福而唔係自己拼勁爭取。他們就係保守怕改變,唔到給人炒的絕境,怎會想到拼命反擊?於是其日常就只限於食屌訓,當大事的就只限於應否生仔或確定返個名份了。

這引伸至彭浩翔他拍了十年也早就名成利就,你問他會否更進一步?他或可能正如余春嬌那樣欠的只是一個名份 - 一套可以問鼎柏林康城等更偉大的作品。奈何他就係唔相信《低俗》可以令他更偉大,加上香港就係易被扣帽子的題目,上次《低俗》已是如此。他現有中港兩邊水路,除非大陸對他用完即棄,否則他怎甘願在大陸得到的一切,全心全意回到香港。

電影裡志明的「契媽Flora說原本想向志明借種來氣死其前男友最終卻醒覺放棄因知道他們再不是小孩子。彭浩翔都自知自己再唔係細路年少輕狂早已過去既然如此我們就只可寄望長江後浪推前浪彭浩翔我們真可以同你說再見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