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頭

版頭

2018年4月5日 星期四

《看見你便想念你》 - 懦夫



《愛到盡》十年後再見鍾德勝,《看見你便想念你》 (I miss you when I see you) 由片名就已道出主旨:兩顆互相躲避的心,雖明明近在咫尺,但卻就如談一場由澳洲至香港般遠距離的戀愛。
                 

《愛》以無出路作結,《看》就似如繼承此意識:Kevin和Jamie能成為密友大概總帶著愛,一吻後卻又被差佬一嚇,結果兩人驚足十多年,去到最後一刻才會勇敢坦承。矛盾的是,唔知係技術問題還是鍾的刻意,畫面偏向光亮,尤其在陽光下的澳洲更時常爆光。但電影裡的氣氛卻偏向壓抑:Kevin剛回香港時其他同學似對其有敵意,Jamie女友對其的懷疑,導致兩人彼此不敢聲張。

若說《看》的目的係繼承《愛》所指社會對同性戀的壓迫,其實講得遲了十年:十年過去,明光社之流已被徹底無視,黃耀明何韻詩等相繼出櫃,美國等各國家陸續容許同性婚姻,社會對同志愈加寬容已成不可扭轉之勢。回到電影,Jamie女友怕Kevin搶走其男友也很是正常,Kevin同學歧視其抑鬱症係另一問題 – 除了十多年前的兩個差佬,沒個人開張明目說係歧視同志,怕社會對其目光,實係庸人自擾。

Kevin和Jamie愛得苦,其實沒在控訴社會,反而自責居多:人的軟弱怕事,令自己該到手的也不去把握。你話《我老婆係明星》裡自己的老婆都不敢認夠荒唐,Jamie硬向女友求婚、Kevin搭廿個性伴搭到得愛滋,因自己的無膽而連累他人更荒謬。到Kevin要走,就是電影尾聲時,兩人才敢於去 – 就像有人講refucking of 支那被搋奪議席我們視而不見,到發現說甚麼都會被指為港獨時我們才嚷著要捍衛言論自由。言論自由等如愛的自由,係本身就有,差在我們沒敢收握。故十年過去,鍾德勝已不在罵社會,反罵是我們比從前更懦夫也。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