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頭

版頭

2013年3月25日 星期一

《聽說桐島要退社》 - 喪屍背後其實只是……


大概很多香港觀眾都不知吉田大八是誰,畢竟是個近年的新晉,還未有套經典作,小弟卻對他有些印象,《聽說桐島要退社》 (The Kirishima Thing)  是第二套看他的作品,上一套看的,名字叫《苦妹.喪姐.連環圖》(腑抜けども、悲しみの愛を見せろ)。


無獨有偶,兩個故事其實也近似:上次叫主角的是一個畫漫畫的宅女妹妹;這次雖似沒個肯定的主角:梨沙為首一群圍威喂女生、管樂團長亞矢、羽毛球短髮姊妹花、打籃球男生宏樹、沒有桐島的排球隊,當然還有那群電影學會宅男,多團角色戲份不相佰仲,但叫著觀眾注意的,始終也是那個電影學會,冬菇頭宅男導演前田。正如叮噹裡的主角,是看似一無是處的大雄而不是優秀的出木杉,或許觀眾看角色,就像高牆和雞蛋之間,多是站在雞蛋一方,總是會可憐弱者,注視其能否最後翻生。導演或是知道這一點,因而電影後部最精要的一段,就交給這個在校裡最被看不起的人引發,也正如上次般的漫畫看家庭,這次則是電影看校園。

最後的天台集合大爆發,其實也如同吉田的那上次作 - 那次情況來個急轉,姐姐的情緒因而失控,姐姐拿刀刺向妹妹的一幕以漫畫來交代,高潮感因而加強;這次是天台的衝突,用即興的喪屍無差別攻擊戲作了斷,這次用離奇去取代上次的急轉彎高潮:喪屍咬嚼屍體的場面,或是導演寄托的意念:人際間的疏離,導致的會是恐怖的自相殘殺。和上次分野的是,上部以漫畫來加重表達可怖的現實,這部是最後來個現實與虛幻交叉,最終也是跳回現實 - 宅男們洩氣坐在一邊,像是導演在安撫觀眾:其實校園不真是那麼恐怖的。

的確,對比起上部的家庭,或以往的一些校園電影,如兩年前澳洲的《90後殘酷物語》,又或是《告白》等,這間學校可謂良善很多:所謂的欺凌只不過是女生訕笑宅男,排球隊跌開宅男們的電影道具這麼多。其實較叫人注目的,是男男女女間情感的角力:亞矢和另個女生爭宏樹、前田以為和短髮女生情投意合等。對校園生活的批判,是人際間的疏離,這只是聊勝於無。男女間的情情愛愛,相比起言語到拳來拳往的欺淩,才是許多人期待出現的畫面,還不如取悅一下觀眾好了。

《聽說桐島要退社》,較另類的是那以分割時間的敘事手法,以及後部那突如其來的喪屍片。內裡的校園,頂多只是宅男們被無視,男男女女之間情感對對碰而已,喪屍大爆發來埋尾其實在這顯得叫不對稱的重口味。說真的,比起《告白》等以往的,其實活在這校園還真不錯,尤其是有這麼多的美女……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