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頭

版頭

2013年3月27日 星期三

《大渡海》/《字裡人間》 - 若果是港產,可以怎辦?


石井裕也的《大渡海》 (The Great Passage) ,算是其最靜態的一套,以往的故事,主角不是由城市回流鄉村(《 蜆貝小小姐》),那就是農村跑到東京(《火花女》、《私奔自由行》),今次主角終於不是無腳的雀仔,頂多只是一間公司內調調位置。有人會心疑問為何這樣的故事會交給石井執導,其實不是沒有理由,編修辭典是靜態的工作,自然是交給安安定定的人去做,而石井最擅長是弄到任何人都痴痴呆呆,看完《御法度》再接連下去,看到松田龍平的變化,必對此更深體會。(故此電影節借大島渚之逝發死人財,這句批評其實有點不妥當。)總觀而言,石井算流暢地敘述一個看似苦悶的題材,也重新喚起一種讓人遺忘的文化,叫誠意可嘉。

就知道,這題材被香港片商看中,照辦煮碗的機率,是近乎零。當然,只是近乎而已,若真的奇跡有港商或導演看中,來拍個港版,那可以怎辦?

首先,整個編輯團隊,中途只叫去小田切讓一人,是太善良,這只因日本還會對文化給兩分薄面。換在香港,就只是沒賺到錢時,就是不單整團編輯裁掉,更可以是整間出版公司也完蛋,還要強銷毀旗下作者的心血也幹得出。因此港版故事大可以去到一半,整隊編輯團隊就要執好紙箱被趕出門口,可以這時教授就屈屈不歡躲在一角,或含恨而終,年青的留待時機東山再起;也可以整團隊轉移陣地,屈縮一邊繼續下去。

到主角,就話之你也把陳冠希弄成柒頭,學歷可以設成甚麼碩士生,就如那個找二百份工也空手而回要領綜援的,終給他找到個自以為可安身立命的地方。給他一間屋來住太奢侈了,割房算吧。還有那個默默支持他的母親,來到香港就入鄉隨俗,轉做港媽 - 一個常埋怨兒子讀咁多書,偏要做埋D搵唔到錢的工作,令主角加重兩份吃力,才會好看。

再到主角的伴,來香港就要當港女,宮崎葵是注定難負此任,硬要去當也無不可,但就不單不用旨意用古詩取悅,也應該只懂吃而不會慢慢地切魚生。純情可以只限於開始,之後入世就開始變質,被某個富家子上司三言兩語加個名牌手袋,也自然會把這個埋首在編修辭典的悶蛋「沒出息」男友拋棄。左港媽右港女太侮辱女性?那就港女也始終會於後部回男友身邊默默支持,她始終也有情有義的,就在她和富家子散了的時候,像《不再讓你孤單》般,滿意未?

辭典裡所收的詞,當然就不止是「愛」或「BL」,這裡是香港,不收句「硬膠」等的很難說得過去。還有既然中段都說難以為繼,那後部如何下去?不如就叫主角同時寫網絡甜故,被另間出版商看中便趁機找藉口叫其支持,但也始終不夠錢請一大群暑期工做校對,那就試試在高登出帖,請高登仔相助吧。

對比起來,就吹毛求疵出石井版故事的一個缺點,那就是主角未免太順利,頂多只是中途同伴離去,要獨力支撐十多年,臨出版前找到錯處要捱通頂而已。在這看詞語的海洋,卻不見得會把主角淹死裡去。或許,這只因故事發生的地方,在日本。而小弟在電腦螢幕前挑的地方,叫香港。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