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頭

版頭

2012年12月28日 星期五

《血滴子》 - 「溝味」也不能突破舊框框


每年大時大節,港產會都出套武俠片爭票房,今次是劉偉強。只是看似是掛羊頭賣狗肉 - 賣點《血滴子》 (The Guillotines) 是有,但就只是開頭的五分鐘真的用過。還要是叫小學雞的電腦畫面,如何用其刪下頭顱也演得不清不楚。或許,血滴子或只是借題發揮,就算換作關刀倚天劍也行,劉想說的並不主要在此。


實際上,所謂的血滴子只是個以冷為首的之五人組合,為救回被天狼擄走的穆森,兼且奉皇命追殺之,這是故事主線。刀光劍影的場面其實在西部回族風情風景下,愈顯得不重要,更不要說真正的血滴子,也沒怎派過出場,除了和清火槍隊對抗的一刻。老實說,劉偉強自上次《精武風雲》後,似創制出一種多合一口味的「溝片」,這次也是表面武俠,吃著的是多種味道:天狼把穆森吊起,任其多次被族人圍毆,她被打至不似人形時,天狼才對她說起他全家被血滴子所殺的事,這樣叫不叫你想起《V煞》裡的V與艾薇在影子畫廊?還不叫,那他對冷說自己的理念,是建立人人平等的世界,你該想到了嗎?

文章扮的乾隆皇,似是配角卻實是一關鍵角色,他用火槍隊來取代並清洗血滴子等人,劉或以他來創造一個新舊交替的局面,血滴子們因此一下子變得比《浪客劍心》裡的武士更慘淡,以此來突顯舊時代舊人物被時代洪流掩沒的悲劇。只是這個乾隆,未免前衛得太過分,竟想到要引進蒸氣機,這是百多年後洋務運動才有人去想的,豈會給他搶先想到?還有他口說的英國,那時實只會稱這地方為英吉利,劉的弊處或是太過沉迷去繪畫自己所想的世界,結果就連些史實也不顧,淪作笑柄。

後部,海都的大軍殺進天狼的大本營,天狼指揮回族人設機關抵抗,原以為劉還玩起《賽德克.巴萊》或《十三刺客》的村寨游擊戰,豈料這個海都卻沒這麼笨,開起大炮實行焦土政策,掩護族人逃走的穆森連血滴子也沒舉起過,就變成「Mark姐」連中多槍身亡,天狼最後也給冷割下頭顱,給其交差以平息戰事。電影最後的高潮,竟是以一場無力的抵抗來告終,實未免太令人失望。


最後,冷與海都回到紫禁城,原以為似悲憤交加的冷會行刺乾隆,最後他卻只是向乾隆諌言了數句,就此完場。回想起,就是任何武俠片,無論是暴君還是昏君主政天下,都未嘗有弒君的結局:《七劍》裡的七劍士最終只是親到北京求皇帝取消廢武令,《錦衣衛》亦也只是忠臣復職,昏君迷途知返回朝政等。中國人就正如某個權柄盲目崇敬基督徒般,仍視皇權不可侵犯,因而形成如此這個未曾突破的框框。亦因此即使劉偉強創造了個「前衛」的乾隆、「V煞」般的天狼,卻未見得他能比之前的更具新意。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