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頭

版頭

2017年1月5日 星期四

《長城》 - 因為自綁手腳所以唔爛都偷笑


小弟常云不應先入為主但也明白未審先判總係會有理由張藝謀的《滿城盡帶黃金甲》已係十年前,但眾女谷胸、沒理的千軍萬馬,浮誇惡俗叫人記憶猶新。《長城》 (The Great Wall) 的萬獸眾圍,等同當年所謂的大曬冷大場面,你總會懷疑張到底會唔會吸取教訓。



小弟不擅論畫面美學,亦不懂評景甜好戲與否,只論故事:係中西交手面對大地反撲,William Garin等西方人一部份描繪為中共最鍾意講的別有用心,另一部份亦刻為有見義勇為之騎士精神;中國人林梅以諷William常效不同主人以示自己忠心不二,但效忠的皇帝卻係懼弱未成大器。

重點還是長城,和它所防禦的:契丹人、西方人、到饕餮,總之一切外來的都擋在牆外,還記得Beyond那首歌:「圍著老去的國度圍著事實的真相圍著浩瀚的歲月圍著慾望與理想。」長城唔止係防敵更重要係包圍自己繼續自欺欺人長城裡的人始終唔會理解到外面的人會有多聰明饕餮也會你有張良計我有過牆梯,也會掘地道穿過長城直搗黃龍

饕餮殺入首都小皇帝懼弱只管躲在龍椅後束手無策 - 既諷當今那無形的牆,也串不論中共還是這國度自古以來,都係外強中乾。只係張藝謀始終仁慈,最終還是強調國人人定勝天,就此帶過自我反省的機會。張藝謀花了數億,找來了麥迪文,卻只換來唔爛都偷笑的地步,只因他唔夠彊而限死自己。正如最後William Garin等離去但已證沒用的長城依舊仍在說明張如何的無可奈何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