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頭

版頭

2017年1月19日 星期四

《一路順風》 - 畫地為牢


有些導演會令你覺得很是久違但都會叫你很是納悶點解講既野同多年前的一樣

鍾孟宏的《一路順風》(Godspeed) 就是這樣焦點不在戴立忍的黑道大寶而係許冠文扮的的士司機老許:七年前的《停車》裡的的士佬話唔順路唔做生意,許卻明明住在台北,卻夾硬話順去南部,故做埋你生意。但你別以為人會百屌成材吸取教訓,上次的陳莫多管閒事自找麻煩許也是在納豆旁喋喋不休,以為招得生意卻也招禍上身,比陳更抵死。本來無一物,我卻要惹塵埃鍾多年來都是如此寫故事

《一路順風》比《停車》似一點公路電影:老許帶到納豆出了台北,直到南部郊外,卻也在田野迷失方向。比起《後會無期》都係破車,人家卻直奔一路向西,你有車子可自由自在卻也困死一處,唔好賴係環境,似係人的問題多點:老許由香港移民到台灣,人云亦云做了的士佬,一做就廿幾年,車都不換一架。畫地為牢不肯求變,大概是因他每次試走多一步都會倒霉:佢孤寒泊車費而到老遠找停車位,結果令家人掃興;他原本只在夜晚拉客,卻偏在日頭拉正納豆,於是就捲入人家黑食黑事件裡差點被殺。鍾唔止嘲諷香港人:大寶著庹哥拆了沙發包了十五年的膠套庹哥還得意:「嘩新的一樣!」怎料續後的局面都是「全新」 - 庹哥即被手下幹掉自以為掌握一切的大寶卻也會自招車禍。華人一直相信每逢改變都會仆街,那管或許真會仆出一條新街,卻就只計較跌落地下如何的痛。鍾是在嘲諷華人的軟弱,當然他幾年來都如此編故,也連自己都諷刺了。

納豆最後還可一走了之,但還是回來找了老許的車錢,還買小籠包給老許說生日快樂。原本許冠文八婆都算卻感染人家都八婆埋一份換到男人們的解釋這就叫情義你別以為這套有些少血腥就真係很黑幫片我還真係沒看過黑幫片會如此婆媽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