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頭

版頭

2013年8月5日 星期一

《天台》 - 心思不能貫徹到最後


這些年來的明星跳去作導演之潮流,說是這個人帶起準沒錯 - 周杰倫。《不能說的秘密》大成功後,當然要再接再厲,《天台》(The Rooftop) 是他的第二作,玩的也和前套不一樣,上次的是啡色白平衡唯美感,今次是鮮豔熱鬧歌舞劇。若以歌曲來作比喻,《不》叫似是《安靜》,那這套或就像是《牛仔很忙》。不同的編曲即玩轉另一款式,確是會令人期盼,卻又要記著句話:期望愈大往往也易失望愈大。


老實說,若要猜想其玩歌舞的原因,或由他親作的故事可看出:地痞街頭古惑仔浪子膏碰上純情女明星心艾譜出戀曲,怎料召電影公司老闆妒忌,叫其對家古惑佬紅毛阻撓。說到這裡,不用再劇透,對看電影經驗由粵語殘片到現在的你,都會想到劇情發展下去是甚麼回事。當然,杰倫迷或也會這樣為周辯護:周正是只側重形式(歌舞),故事當然就忽略了。歌舞因應故事還是故事因應歌舞,也像在問有雞還是有蛋先,不想再苦思這無聊問題的話,那又是轉想為甚麼而入場:看周玩新花款的還可繼續,但看周寫出甚麼新故事的,那請有心理準備注定納悶。

無疑問,在電影上部的外在,可見周放了不少心思在裡:加利利市的內涵其實是台灣平民社區,由夜市等可見端倪,但車子等則是五十年代的產品,而由街景等整體而看,整個場景就像一大個鐵皮玩具。排舞由波爺藥店裡的輪椅舞,天台的街坊群舞,澡堂裡的收租打架等,歌詞和場景情節等也夾得很,從視聽而言,也算是一場盛宴。

但周的心思或在上部已告用盡,到中段浪子膏和心艾因誤會而分開時,歌舞已買少見少,僅有一段也懶得再作詞,直接採用周在《12新作》裡的一首《哪裡都是你》就算;臨到最後,歌舞不見,取而代之是飛車追逐。這段不拍由自可,一拍不但把高速公路牌,這與場景不協調的東西拍出,浪子膏偏要衝撞圍欄,直衝向斷橋尾的場面顯得突冗,最後的兩車互撞決戰,更顯得是造作。作為周粉絲給出的辯解:就是前排精彩的歌舞已讓他累透,後部就唯有草草了事,故觀眾不能盡興也都要體諒。接受此解釋與否,只看你對周的敬愛有幾多。

公允而評,周杰倫作導不久,卻會多作嘗試也算勇氣可嘉,歌舞片段對其這新手而言,可叫超額完成。但正因不是他唯一人執導歌舞片,對比其他如中島哲也的《花樣奇緣》,加上其老土故事,拉勻實是驚奇度不能叫大。反而,周有些無心插柳比歌舞更叫驚喜:臨尾殺出的姜大衛,看過張徹之作《報仇》的都會會心微笑起來。或許周下套作正式找到姜來合演,期待度或會比此花巧更為之高。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