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頭

版頭

2013年8月17日 星期六

《激戰》 – 中年人的戰鬥


林超賢又來年度大作,或就是玩到自己都悶,終於要搞點新意思:《激戰》 (Unbeatable) 或除了張家輝外,幾找不到他以往的影子,卻是聯想回他人之作,不是舶來品《鐵拳浪子》,就是港產《打擂台》。

終於再不是警匪,再沒有讓子彈飛,而是男人間的肉博,尤其張家輝苦練的一身肌肉,故令其榮升男神,是電影的大賣點。在多組近鏡下,彭于晏、安志杰和張等的對打仍可看出拳拳到肉,絕不欺場。只是擂台的燈光似乎太過光猛,彭、安和張等的皮膚看起來很是光滑,拳賽中互雙腿互夾的糾纏,叫人想回《色,戒》裡梁朝偉與湯唯表演過的「高難度動作」。加上張彭在訓練時拿差點互親咀開玩笑,似乎搞得不好就會叫人嗅到有基味。

亦再也不是正邪追逐,故事裡沒有可恨的敵人,最後一戰對決,安飾的李子天,就只是個參賽者這麼多。主角看似是張飾的程輝和彭飾的思齊平分秋色,實際上對程輝的敘述卻較多:思齊頂多只是個帶著個爛泥老豆,卻仍思振作的有為青年,複雜性實不如程輝。話說回來,似乎就是沒啥套講中年人的電影:《打擂台》的兩代,是年輕一代與更為年老的一代。程輝縱使比思齊年長二十,但也比泰迪羅賓梁小龍等老人年輕二十,我們現在才發現長期忽略了這一層人,林超賢或就年到如此,才會這麼多人選卻偏叫張家輝去操大隻,似就是察覺到要出聲而不是貪好玩。

程輝是過氣拳王,年少時因打假拳而斷毀前程,出獄後爛賭欠債,還似要偷的士來駕 (唔係燒自己的士做乜?,他就是行屍走肉捱得一日就一日;碰著思齊,以及失婚婦君和她女兒丹,令他自覺人生重生一點價值,奈何他亦中年作孽:他召來的債主連累君丹母女再遭分離,他教思齊打拳也可說差點累他死在李子天手上。他這代人,早欠了動力和鬥志,後悔著從前年少輕狂所犯的錯還未脫困,人到現在仍是錯事不斷,作個尊長也未有資格,這一代實叫很是尷尬。故程輝開頭自卑得過扯過之個性,可見於此。

最後程輝竟參加他自知會喪命的MMA,《打擂台》那句「要打就一定要贏」在這裡換成「驚,咁就輸成世o架啦」。對他而言,參賽並不是為思齊報仇,也不是因為獎金,你會問若在《打》裡輸贏是關乎存亡之秋或堅韌不屈,那今次大可苟且下半生的程輝,贏的意義又是甚麼?他到中年才說要做一件事以不枉此生又為甚麼?或者大家想得太遠:程輝是在戰鬥,但對著的敵人是自己,這是他爭回存在意義的戰爭。最後他「戰勝」,縱使丹還未能回到他身邊,他也不在乎有沒錢清還債務,總之給他在這時候,在擂台上贏回一次,甚麼也不重要了。

《激戰》很多都不同於林超賢以往,但結尾也是保守的,也是要讓張家輝贏,不同《鐵拳浪子》般可叫主角輸,旨因林或已太了解中年人,尤其對已無鬥心並一無是處的那一代來說,他們已再輸不起了。縱使他們的「勝出」看起來也是膚淺,就是起碼叫他們在人生裡得回一點安慰獎也好。故莫要罵林在公器私用,其實他只在講出自己心聲。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