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頭

版頭

2013年8月12日 星期一

《狂舞派》 – 簡單故事精湛舞步,就像鹹牛肉太陽蛋飯


有時侯,有些電影看過,卻想偷懶不把影評寫出來,黃修平的《狂舞派》 (The Way We Dance) 是其一,旨因要讚,幾乎會看電影會寫評的人都讚了出聲,心想何需小弟再加多把嘴;冒死要彈,當然就是看不出有甚麼明顯要破口大罵搵笨的地方,吹毛求疵就是挑故事略嫌簡單,但這種簡單,細看又和以往的不一樣。


還未寫下去前,粉絲們或已急不及待罵小弟真的亂找東西來挑:《狂舞派》顧名思義就是看跳舞,故事只是個給演員表演舞技的支撐而已,簡單就可以了,小弟所讚過是「光影音樂的美麗結合」之《逆光飛翔》不都是如此嗎?若要與《逆》去比,就拍攝的難度,這電影是值得讚譽多一聲:不論BoomA開頭的排舞,Rooftoppers在廠廈裡的跑酷,還是最尾的舞林大會,遠鏡用的構圖,或近鏡的捕捉,都成功把一群人的精彩舞技捉下來,再堂而皇之把這些地下文化擺到銀幕上。說真的,只看到鏡頭追著Rooftoppers在廠廈的奔跑,又會嫌自己對《逆》的讚譽未免過高,因那在攝影來比也似太輕易了。

電影是看跳舞,主題是:「為夢想,你可以去到幾盡?」,相似的作品不是沒有,但都未能立下作經典:《用心跳》藉跳舞講時代對決卻又擦不出火花,《起勢搖滾》最後因是被看中會生金蛋才「夢想達成」,令人無癮。到這套呢?若用最簡短的說話來形容故事起承轉合,就是:阿花跳舞,轉去耍太極,耍太極原來又為著學跳舞,到終極一舞完。阿花若以跳舞為夢想而奮鬥,要面對的困難已較前來者為輕很多:她不是《逆》裡張榕容飾的小潔要為生計煩惱,也沒有如《起》裡常罵她不長進的父親,即使心儀的Dave她也輕易把他放下。故事的發展不是阿花的夢想令她向著標杆直跑,而只是一個個機緣巧合,重遇Rebecca再遇上阿良,再碰著Rooftoppers,令她由跳舞,接下去再耍太極,再去跳舞,藉此推下去而已。

阿花說跳舞是她的夢想,好事者會想到夢想其實是為著甚麼:為情?阿花那麼易就放下Dave轉而和阿良擦出愛火了;為恩怨?中學時和她結怨的Rebecca,之後也離開了BombA,兩人再無需在台上了結怨恨;為口氣?因為Rooftoppers和其粉絲的數句彈話就把《打擂台》的「要打就一定要贏」搬了出來,只顯得BombA小氣又自卑得很。後部Rooftoppers圍著阿花,卻不是挑機,這個「敵人」竟也給了傷了腳的她善言跳下去,意氣之爭至此了無意義。那最後阿花拿著腳傷上台的意義又是為甚麼?

阿花和BombA在舞林大會的一舞,作了言簡意賅的解答,就是:冇。但又如何?她們跳得不精彩嗎?反正若如《起》般她們因有錢而能重新跳到台上,你也會看得不起勁。那不如就只因為想,憑著幹勁就在台上起舞好了。這是中共革命小說《紅旗譜》所用過的敘述手法,當然不再是那階級鬥爭:阿花的成長,最後全擺脫所謂的恩怨情仇,「無意義」的夢想就是超然的價值,這卻也另又為青春定下了意義:青春的精彩在於不計較得失,只想就做,無心插柳,因而做出精湛的一幕。

還嫌故事沒甚麼力量去推動,只靠跳舞耍太極來完一百一十分鐘太簡單?記起李德誠《接近完美的炒鹹牛肉太陽蛋飯》裡的一句話:「有人說,將一件事物一而再的簡單化,到最後減無可減時,便是完美。」漫畫《深夜食堂》裡的鹹牛肉太陽蛋飯就真只是罐頭鹹牛肉翻熱放在白飯上,再放上太陽蛋,卻變為無窮的美味。或許,《狂舞派》的故事內容,就像是那本來無味的白飯,而內裡的舞技,就是鹹牛肉加太陽蛋。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