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頭

版頭

2013年7月31日 星期三

《小時代》 – Come on,郭敬明,可不可以現實一點呢?


大概就是要親自執導自己寫的作品,才能達至我手寫我心,尤其這個有辦法那阿豬阿狗也能作導的時代,作家轉作導演愈來愈見是平常:昨有九把刀,今有郭敬明,這個名聲與韓寒平排的強國作家,《小時代》(Tiny Times) 取自他的小說就地成了電影內容,只是九把刀揚名萬千,但聽郭卻被罵聲連連。公道說句,話電影如《天機:富春山居圖》般爛也太過份 (再講一次,「天機」是神人先搞得出來,郭作故仔作到變有錢仔都只是凡人),但始終是遠不及「那些年」,或是那起碼讓觀眾親近,這卻似擺架子和觀眾隔開大段距離。


《小時代》其實是似給女生的《中國合伙人》:四個女生由在社會裡打拼,到南湘展出她的作品,四個女生同台光榮謝幕作結,同樣以友情來成大業作故事的終點。只是和「男人版」的分野是:男人白手興家,或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看是天經地義,故成東青孟曉駿王陽開頭面對的艱苦環境,是可以盡現出來不作修飾,他們由大學到自己剛開創學校的破落環境是很是像真;但四個女孩,就是叫她們同臥在如「致青春」裡的宿舍都不忍心,於是她們同居的地方,光鮮寬闊亮麗到如公主的睡房,看就是一群小資子女,「離家出走」冒失走到社會撞版去,現在人窮要住劏房好歹還都會有錢入場看戲,故所謂在與觀眾間的距離就是這樣。

說四個女生似是公主,電影其實似是新世代的灰姑娘童話:宮洛和他的公司,對林蕭而言是另一座城堡,宮洛就是王子,只是對比舊故仔,身份卻調動了:林不會成嫁給宮的公主,卻成服侍宮的侍女。卻或就保持如舊式童話的純潔,宮林間始終未玩到如《下女》裡的階級鬥爭:起碼林問Kitty是否需要陪睡,Kitty即拋下句:「你想得美!」;電影裡的其他男角,由「壞男人」的席城、要依賴母親的顧源、觀音兵似的簡溪、無賴拖稿的周崇光,縱使他們都是「臭」的,但外在卻也是清一式英俊:怎也要個白馬王子,這是女生們常發的白日夢,郭就把這硬拉到現實裡去,話之男觀眾們恥笑假得很,總之滿足夠女觀眾就操勝卷。

當然,作為新世代的童話,公主得到幸福不再只限於嫁給了王子,中段她們都感情失意,王子離她們而去,她們就把目標寄托在事業上,一輪波折後,南湘最終在舞台上展出她的作品,四個女生走到台上迎接觀眾的致意:畢竟廿一世紀,女人早就不需要王子的保護照顧,反之女人事業有成,比嫁給一個男人更像是往後幸福的保障,只要公主幸福就能大團圓結局,因此電影以此作結,又是可能是電影裡唯一最符合現實的地方。

以故事完整性而論,《小時代》不算是爛極之作,但卻令人叫罵,大概是郭敬明太照顧女生:公主不肯屈就劏房和你算,但舊故仔裡的好歹也要面對凶巴巴的後母或拿毒蘋果的皇后,新世代的公主們卻真如一個個被寵壞的港孩,連點困難也不敢給得太多:林蕭面對的凶惡上司Kitty或老闆宮洛,到最後原來是照顧著她的萬能俠,她們遇著的壞男人也硬要是美男子,在這現實社會裡,怎會有如此好康的事?但郭以為滿足女生的幻想就夠也大錯特錯,就算港女常幻想嫁給白馬王子,卻每次閱到《我迷失在這場愛情遊戲》裡的世界首富子女們在老麥聚首一堂時也會笑到不能自拔,忘形地偏離真實就是會引人恥笑。即使還有幾個真的會看得沉迷,而幻想何時會碰到個像鳳小岳一樣帥的老闆時,總也會有好事者拍醒她:「Come on,Jasmine,可不可以成熟一點呢?」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