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頭

版頭

2012年6月25日 星期一

《影子愛人》 – 薄弱的劇本再被糟透的張柏芝拖進地獄


老實說,潘源良那聽聞叫好的《出軌的女人》還沒看過,故未知這樣說是準還是錯:總之再看這套《影子愛人》 (Shadows of Love) ,捱過八十多分鐘後步出戲院,定會有種曾誤墮向地獄逃出生天之感。有人說張柏芝是拖累全片的掃把星,公允點說其實電影本身已先天不足,張只是令把其帶向返魂無術之地步。


電影故事說是甚麼「大都會的浪漫愛情童話」,張栢芝飾的秦芯就像灰姑娘,一下子步進皇宮似的地方當公主,其實內裡有更多位置該應又詳盡發揮:如秦芯不該過分純真,或該是對有錢人有些少嚮往。令至進去探究後,才得知其之不外如是時,所表現之輕蔑更為有力。另外,秦芯外婆的回憶,和秦芯對壞事情的預感,和故事主題欠缺連貫性,假若空間真的不足就該別提,免影響流暢。

而秦芯假扮Paris,其實另有一電影該供參考,那套叫《黑幫有個荷里活》 – 又是找來個演員來假扮殺手,人家的長處是矛盾驚險皆重重。但這套呢?本來權正薰和秦芯的計劃,過程該是一步一驚心的,但秦芯在醫院見Paris父親、與董傲年相遇時卻只以三分鐘片長,輕易地就胡混過去。Paris表妹更是一見到秦芯就拆穿,卻又順水推舟幫助他們。秦芯用微博傳上權正薰情信相片,這明顯會走漏風聲,令他們走至險地,但竟原來只是賣廣告這麼多沒有下文。總而言之,這個驚天大計劃竟弄不出一節叫得上驚險的場面來,實叫觀眾愈看愈為納悶。

說到張拍芝,本來我沒指望她要演得像佐藤浩市,她其實就如《忘不了》或《旺角黑夜》裡的就可收貨。但她不知是否難得出演,卻就要誇張不過地引人注目,而所謂的誇張卻又幹不出如三次坐上黑幫大佬辦公桌再拿開信刀舔之類的,而是時不時也板起依起棚牙的笑臉,在花鋪淋花也要說一堆無謂話硬叫人知你不是啞的,獨自在Paris房間時,一時扮演Paris的凶惡模樣,卻調轉頭跳上床神嘩鬼叫,雖其實前述足夠的話,可叫是張演繹出秦芯在壓迫下,已分不清自己是誰的可悲,但現就此,觀眾卻是以為張患上了思覺失調。若說張拖累全片之責,正是其演技令觀眾看畢後,原沒想過問的卻都會在心諗:「做乜鳩?」亂來的浪費你的菲林唔關我事,但浪費我的戲票錢還不是死罪難饒?

《影子愛人》本來劇本內容已不充實,欠缺矛盾,很是叫悶,用那個演員其實也很難回天叫好。只是張拍芝在戲裡演出個精神病人,令電影囧況更為雪上加霜。潘源良之前之作好看是否不知道,我只知道「一掌功成萬骨枯」,從觀這套就已找到個活生生的例子。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