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頭

版頭

2012年6月17日 星期日

《車手》 - 超速駕駛易生意外


鄭保瑞的電影,正如上次的《意外》,都可以一字形容:快 - 片長一百分鐘也不到。這回的《車手》 (Motorway) ,更是把這個特色說得更為貼切 - 除了飛車,也就飛車,其餘不相干的啥都無講兩句,不拖拖拉拉的清脆利落。


可能所謂的約定俗成,或者難得開戲有飯就要齊齊食,明明可全用男兒班,也要硬加兩個女角來點綴:徐熙媛和余文樂的感情線,明顯叫多餘,但也好在只有三幕不會浪費時間拖拖拉拉;有點不好意思地挑剔,黃秋生啥也知道他已是個老頭,葉璇就算不多施脂粉,看上來兩人的年齡差距,這種配搭也很硬來,可能叫米雪來演,才叫看得順眼。

故事是說余文樂演的血氣方剛交通警翔,既然興趣就是賽車,上班時就以成功超越截停犯罪者,以滿足自己求勝慾;其拍檔等退休,黃秋生扮的老差骨盧峰,口說寧平平淡淡,做好份工等收工算,但其實心裡仍蠢蠢欲動,會技痕忍不住出手:一幕余自試轉彎,翔的狂妄、急躁,相比起盧的老練、冷靜、沉著,在煙幕、引擎聲、渣軚的動作下,表現出兩人性格的強烈對比,這幕也是電影裡一個強烈的轉折。可見鄭很擅於把簡單情節發大來謀殺時間。

問題在電影甚麼也快,超速駕駛易生意外,在這也不例外:盧峰當年追捕捍匪蔣薪遺下的陰影,只憑一幕其駕車的回憶,加其含糊其詞,始終也不能令觀眾領悟到是甚麼回事;另外飛車追逐的場面,多放在夜間,在郊外或陰暗的停車場,過於黑暗缺乏光線,令某些追逐場面,如盧峰失事的過程難以清晰看到。即使光線較充足的清晨,但余與桿匪在碼頭追逐的過程,視點多集中在車內或近車身,結果叫似是蔣薪自己失手,而不是翔終以技術截停桿匪,電影最終的說教味大減,卻變得似為結束而結束般沒趣。

《車手》原本尚算簡而精之作 - 不多支節,故事流順快狠地在九十分鐘像飛車般飛過。奈何片長太短也叫出另種弊病:主角的陰影沒給夠解釋,飛車追逐也因過快而呈現不出精彩場面,優點到頭來反拖累了電影,得到的告誡是始終有些東西還不能太過孤寒。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