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頭

版頭

2011年12月30日 星期五

《Laughing Gor之潛罪犯》 – 赤裸裸的革命意識卻又拉得太遠


愈來愈看得出,「中央無線台」根本是個精神分裂的物體,電視看到它日漸向建制或中共靠攏之時,電影銀幕卻看到它的另一面:上次的「變節」還可說是你想多了,今次又是邱禮濤的《Laughing Gor之潛罪犯》 (Laughing Gor Turning Point 2) ,睇怕已叫它很難解釋它到底在想甚麼。


很老實說,無線的電視劇《潛行追擊》一集也沒描看,更連它大概在說甚麼故事也不知道。故電影裡唯一叫認識的就只有那個Laughing – 又是在講卧底,而且就是小弟看過這套的「上集」才想到故事來龍去脈,不知道Laughing是誰的老外或會摸不著頭腦。其實這電影還真是用來「追擊」的,見《潛行追擊》有聲勢便急就章地推出以吸意猶未盡的電視迷票:由監獄到結尾的運動場連禮堂,都是無線可輕易調動出來的資源,戲裡也不用特別燦爛奪目的槍炮交戰場面,徹徹底底是套意圖刀仔鋤大樹的電視質素作。

開頭看似是套普通的警匪鬥智劇,中部才開始不對勁,而且似是邱禮禱以為你們太蠢,這次難免要講得白點:霍天任爆的「歷史上每場革命,都是由革命開始。」、「我只是在犯法,不是犯罪」、「法律都是有既得利益者所制訂的」,中央無線台已站在建制一邊人所共知,但這電影卻每句對白都反建制,尤其最後一幕的一大堆新聞標題,都在指控現實中建制派裡的既得利益者如何弄慘了小市民。而電影裡的角色到故事結束,也絕不是和那些對白不配襯:Carmen是在革命與建制裡左右逢源的人物,她卻不可在這兩派之爭得已保全;革命失敗,霍天任被殺,但Laughing,這個其實對建制最為忠心的卻慘死收場,全片得善終的是建制內的既得利益者卓景全 – 殺人放火金腰帶,修橋築路無屍骸,對建制的指控明顯的尖銳。

問題是邱禮濤講革命卻野心太大,他似為了表現自己為徹徹底底的左派,於是加入「世界革命」的論述,把金三角的毒品,對資本主義的控訴也加入到故事裡去 – 不止要解放港人,也要解放全人類。但邱就是忽略港人的本土主義意識,連自己的革命也談不到勝利,又何去爭取全人類的勝利?邱明知大把大把的港人被建制所害,卻不懂先拿他們作主線題材,反而先關注遙遠那邊所謂水深火熱的人們,根本就不切實際,亦令頭腦簡單,暫且能安於現狀的港人觀眾不能有所醒悟。

再者,電影中部霍天任在監獄裡播出指控懲教署壓榨囚犯工錢的聲帶來製造混亂,另邊廂又會驚醒看得懂的一群,想到其實革命又會是野心家的遊戲,革命成功後他們也只會成為另一群的既得利益者,現在的中共就是如此有版你睇,也就對港人的革命熱情潑了場冷水。總體而言,邱禮濤這次想赤裸裸、本小利大散革命意識,縱使片無大錯,但設定和觀眾這麼遠,效果似乎不見樂觀。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