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頭

版頭

2012年1月15日 星期日

《大魔術師》 – 偶向電影致意的《單身男女》?


《大魔術師》(The Great Magician) 看是爾冬陞電影系列裡較罕見的一類 – 沒甚麼說教的味道,而且主題魔術,加上不大不小的規模,搭上梁朝偉劉青雲和周迅三個巨星還嫌不夠,再要拉個吳彥祖來客串,似乎電影旨在讓觀眾樂一下這麼多。


老實說,爾冬陞這套叫人感覺是參考了另一套日本電影 - 《黑幫有個荷里活》,這套利用演員扮殺手,從而道出電影的力量。而《大魔術師》雖看是以魔術,但明暗地說電影的卻仍佔很多位置:張賢說「我是個造夢者」,魔術讓人夢想成真,電影何嘗也不是展露人們的願望?張賢初向一群太太及柳蔭展露的「愛情故事」戲法,是一種動畫示範;明顯的有如後部播著一群坦克迫近的電影片,再至坦克衝到出來,似是用來向世界首部電影短片《火車到站》作致敬;在此亦另有開頭雷大牛看到金錢從車廂灑出來的短片後道出的:「拍電影真浪費錢!」,這句實是爾冬陞到一眾電影人心底吐出來的自嘲;到最後張賢說的:「我還是去學電影吧!」,始終站在爾冬陞心中,魔術極其量只是個把戲,電影才是夢想的實行者。

電影故事貌似只是小魔術師為奪回愛人柳蔭,與軍閥雷大牛間的「大衛與歌利亞」間鬥法,但故事的持續發展,就知不只是這回事:雷大牛不是氣大材粗的野蠻人,他沒有虐待柳蔭之餘還要想法討她的歡心;張賢口說雷大牛趁他學藝期間搶去了柳蔭,但柳蔭卻視他為了夢想而冷落了她;最重要的是柳蔭並不是個弱女子,她會飛牆走壁潛入張的魔術館,照道理如此身手,自行去營救她的父親她也會有個法子。其實柳蔭暗地裡在張賢與雷大牛中作取捨,局面就如同是另一版本的《單身男女》,到底是沒文化卻願為自己付出的大軍頭、還是有才藝卻風流不定性的魔術師?結尾柳蔭竟兩個也不選,獨自遠去,由得兩男狂追。這比起「原版」的更來前衛,更相映成趣的是,在這個仍是男尊女卑的時代背景,看起來柔弱的柳蔭,最後竟成這三角中真正的話事人,她才是最後的強者。

《大魔術師》沒甚麼道理說出,講的只是男女三角感情,再偶表露出作為電影人的心底話,是典型不過的商業片。或許爾冬陞說教已說到累,有時輕鬆一下,其實也無不可的。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