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頭

版頭

2011年11月4日 星期五

《星空》 – 美麗而悲哀的童話


《星空》 (Starry Starry Night) 明顯是為著顯示某個新進的,藝高後再如何人膽大了而拍的東西。林書宇似乎也沒啥人會質疑他藝不夠高,縱使初期的預告片寧掛陳國富的大名也不掛他,因為就是《烈日當空》也叫好不叫座,或該香港觀眾也沒多少個會知它的原作《九降風》是甚麼來的。


電影其實特重賣弄的似是林書宇的拍攝功力,他把兩個小孩拉上阿里山,不止拍山景,他還把原本因八八水災沖毀的路段,搭個荒廢的教堂,轉化成淒美的遺世角落。另外,電影的CG,坦白說,可謂是近年所有華語電影中,做得最精細的,由摺出來愈變愈大的摺紙動物,到碎下去的巨大拼圖,都看得很是像真。似乎很諷刺的是,現在兩岸三地中,台灣這個都是拍獨立電影,不能氣大財粗,卻看上來才似是最有能力發展科幻片的地方。

演員方面,劉若英已很是中女,但仍然是很美麗的一個人,跳舞的一幕,其哀傷失落的神態亦有點叫人感觸,但始終這套電影重點在兩個小孩,她和庾澄慶始終也不能妹仔大過主人婆;初出的徐嬌,樣子卻似沒有點小孩的嫩氣,說她再大兩歲也不為過,她束起馬尾比披頭散髮還可愛多兩分。雖說她沒顯著的美貌,但也演活個因為家庭而無奈的楚楚可憐女孩,也能勾起人們的戀童意識想去給她個擁抱。

故事的主題是童話般的純愛,但林書宇卻也探討了童話的殘酷的由來:兩個小孩的家庭都是不健全,小美的卻更加諷刺,其家境中產,富足的物質生活卻不能成能他們家庭的維繫,反而令他們的關係日漸崩潰,雖然沒多少廢話,又如一幕重大聲的古典音樂再加一盤翻倒的金魚,更顯出導演對意像運用的靈活,這些都夠表現了現代家庭、人少卻莫名其妙的疏離。小美下山回校後,說的:「她們的夏天來到,我的夏天卻提早完結。」聽得叫人感傷:小孩原本因逃避成人間的煩擾,選擇到幻想世界裡逃避,但童話也有結局時,結局就是令小孩「被成熟」,迫著個十三歲的小孩這麼快看透世事,這麼快的蒼老也未免太過殘忍。在此道出童話叫人響住的原因、卻是悲哀的本質,就是成人世界往往都是叫人悲哀的差勁。

《星空》只有九十八分鐘片長,其實就是剛剛好,童話故事本來就不用如長篇小說的厚度。美麗的畫面意境搭起簡小精約的故事已足夠。其實看來,就算故事原作者不是林書宇,卻也像是《九降風》的前傳,上次那個是說青春與成年間的交界點,這次也是說純真與成熟間的過渡,只是叫人難受的他未免把這個描述推前得太早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