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頭

版頭

2017年9月30日 星期六

《追龍》 - 用亂「賀回歸」,以亂講兄弟


王晶翻炒跛豪同雷洛兩經典,先不論大陸人寸香港電影只懂懷舊,實情最老土就是他。再玩舊橋的用意,可能有兩大個。

《追龍》 (Chasing The Dragon) (關智耀合導) 開頭就說:一九七四年前,可謂香港最黑暗之歲月也。警黑合作周街黃賭毒還不是重點重要的是打橫行的黑警英國佬亨特,雷洛常說一切之底線就係不能殺英國人,任跛豪雷洛如何惡哂,面對亨特都係無可奈何,直至最後。醒起今年正是「回歸」二十周年,要拍電影祝賀,卻又想不到今日有甚麼比昨日更好,那就唯有描述前天如何的惡劣,著大家最好還珍惜今天。 

正如跛豪殺死亨特,就係電影的完結,也係了結一個黑暗的年代,這不是指老廉的出現,而係香港人在英國人手中奪回香港「當家作主」「才能得救」。手法正如老舍的劇作《茶館》 - 主人翁一死,象徵「舊中國」的無望,才能叫人期待新中國 對比如老吹拿中共護照就一定回到家的空談大話王晶要奉承還是會高章一點不需賣甚麼肉麻

另一個:電影雖似跛豪雷洛各佔半邊但重心還似傾軋在跛豪那邊跛豪由起家到下獄一次講盡雷洛卻似因應跛豪出來作陪襯跛豪雷洛兩人惺惺相惜互相扶持才係重點也許電影看的就係兄弟情誼但他們講的稱兄道弟總係叫人聽得不覺純真

或先理解王晶是甚麼人才能理解他怎講男人的友情王可說係機會主義者二零一二年前還會站在香港人那邊二零一四年後卻去向中共獻媚那邊對他電影發行有利就站在那裡投射到電影裡的雷洛就是見跛豪好打,他日會有用武之地,才於他得罪了亨特仍依然保他縱使跛豪單純雷洛與他稱兄作弟的開始卻就唔係純情接連下去雷洛扶持跛豪冒頭卻又擔心跛豪獨大而搞四分天下跛豪卻也不會一直單純下去而在雷洛身邊插針電影在問利益係會使友誼變質但若冇利益又會否驅使友誼的建立亂世中男人還會否有單純的友誼

最後一幕雷洛拿手槍向自己手臂自轟再把槍塞向亨特手裡意為跛豪掩飾罪行但之後卻係跛豪入獄三十年雷洛遠走高飛那幕完全多餘甚麼兄弟情都係講下者何必認真?王晶就這樣答你。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