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頭

版頭

2016年4月16日 星期六

《樹大招風》- 輸在你竟想規矩做大賊


《樹大招風》 (Trivisa) 的三大賊王係見過,真係俾你見過。雖然都係許學文歐文傑黃偉傑等「自製」出來。但「一次合作」,最快在你看過一小時後,你才醒覺這根本得個講,即使三人真的會合,莫講話搞成大事,傾得成搞乜都係一大疑問。



三人個性令他們結盟已注定不可能:季正雄獨斷獨行,凡事猜疑,豈會信任另外兩人?卓子強輕挑狂莽,不可一世,怎叫另外兩人信服?葉國歡在重要關頭,不能退一步海闊天空而意氣用事,怎協同兩人成功?最重要三個都係大佬各有千秋,怎叫誰去服誰?世事並不是一加一加一就一定等於三,有時各自為政,才能各方盡展所長。

的確,三人本來各自發揮,確能各自打出一片天空:季正雄冷靜細看大局,卓子強敢於冒險,葉國歡會放長雙眼 (知道打劫長遠不可為轉做走私)。他們的優點,在英國人管治,才有所其用。轉到中國人(中共)管,他們的優勢卻就一野蒸發:葉國歡想規規矩矩做生意卻不斷被中共官員勒索,卓子強在香港令警方束手無策,但一到大陸在武警槍下,他連狡辯的門也沒有。葉國歡的辦公室,擺中共黨旗和貼共產黨的教條,明明是個小資想妄想藉此與「勞動階級」代表的中共同聲同氣。港英和中共完全兩套遊戲規則,葉卻想正正經經用香港的規則在大陸玩遊戲,自然玩得一敗塗地。

葉繼歡張子強季柄雄到底是否香港人還會有爭論,但葉國歡卓子強季正雄,卻就比香港人更香港人:卓子強突發奇想三賊合作,三人差點一拍即合,原因就是一九九七:中共接收香港,也就是中共的遊戲規則日後定變成新香港的遊戲規則;葉卓季三人卻是大香港主義:葉在大陸虎落平陽被犬欺,回到香港他就再忍不到這一口氣;卓好高望遠,誇口要炸回歸典禮,有的是港人的高傲自大;季在大陸找來的旗兵手下,嚷叫季帶他們在香港做世界,季嫌煩把他們殺害,像說:「香港人的事,關你地大陸人撚事。」

三人要在「回歸」前做大事,就係要在中共前立威,要奪回香港人的尊嚴。但最後還未會合就失敗收場。歸因就算卓子強,他也只夠膽回香港做世界,卻唔敢在大陸,一片更大的天空搞太多,他們最後也是玩的規規矩矩,注定無法和玩到不擇手段的鬥。正如今日的港人,還不敢拋港獨和中共鬥大,也就只好被中共欺負到底了。

定會有人罵話三賊代表港人係貶低香港,莫講話這不是第一次 (杜琪峯《文雀》早喻過),香港人做奸雄有何不可?香港人要絕對正義,就是叫港人自綁手腳,正如三賊仍想規矩做世界唔玩大,也就注定輸哂。《樹大招風》其實係趁香港未全赤化時,給港人一個警醒:好趁籌碼在手時有大放膽食更大。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