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頭

版頭

2015年5月2日 星期六

《赤道》 – 滑稽戲還是神寓言?


梁樂民陸劍青因著《寒戰》一鳴驚人,成功後再來自然胃口再加大,《赤道》 (HELIOS) 由故事格局到場面,顯然比《寒戰》乘大兩倍。但由開場後陸續聽到的恥笑聲,到離場時再聽到陣陣的怒屌聲,就知即使如拿破崙此天才也會遇上滑鐵盧。

 《寒戰》還會叫人以為梁陸很會做功課,《赤道》不再局限香港玩到跨國,但這次卻是觀眾稍有常職,也會懷疑梁陸是否當銀幕前的都係白痴:說是威力如核彈般強大的DC8,其交易竟看成如同買賣毒品,不是派特工不動聲色暗中解決所有人再搶走,而是派大批PTU大鑼大鼓衝進大廈,驚死你唔知道大聲叫話來搶你野般,真係人家或一時想唔通或俾你嚇親,即場引爆這個DC8還真多得你唔少;「寒戰」行動只係救五個差佬,也要副警務署長去主持,這次去奪回這個DC8,張家輝飾的李彥明,卻似只係普通CID,韓國專家要啟動DC8去檢查,這似是一旦有甚麼差錯香港即時灰飛煙滅,如此危險他卻不再請示警務署長或保安局長,擅自批准啟動,現實怎會容許一個CID去冒這個險?張學友飾的肇志仁:「DC8…..佢既威力沒人知道,我個人認為,佢係一件極度危險的武器。」既然沒人知咁你又會認為佢係極度危險?電影不時彈出如此極品對白,差點叫人以為這套編劇實係羅守耀。

再計上如要兼顧池珍熙崔始源硬給他們耍帥等,滑稽情節一幕幕,快又是合拍片必是燒錢垃圾之又一例證。其實全片是否完全不外如是?世事卻有樣叫負負得正:王學圻飾的北京高官宋鞍,和他的助手在會議上橫蠻霸道,令在座韓國領事也為之側目;肇志仁的真身爆出,也造就個看似爛尾叫人媽聲四起的結局。這些單看是爛情節,但合起上來,卻又剛好編造出一段「三角關係」。

肇志仁縱使就是赤道,卻從有否認過他身份是香港人,最重要他「提醒」過李彥明:「你唔好唔記得,你都係香港人。」;宋鞍在會議上囂張跋扈,一眾港府高官連李彥明也不敢哼多一句,反而肇會出言頂撞。說中了現實中香港人、香港政府、中共三方的關係:中共會威嚇香港政府,更會威嚇香港人,港府自貶為中共的傀儡,自卑下容不得有人看不起他,故又用邪道手段妄想嚇窒港人去順從:李與文詠珊飾的信差博鬥,多次被其打低,最終捉獲她時李擅去補上一腳:此片二零一四年一月拍成,卻也預料出幾一年後的「七警暗角拳打腳踢」。

香港人卻就是孫悟空:李彥明最後被肇志仁解決,肇和宋鞍同坐在一車廂裡,面對面,情勢似容不得宋繼續霸氣:梁陸起碼樂觀預計,香港人始終會玩殘,或搞掂這個無能的港府;電影結局是「與赤道的戰爭才正式開始」,若然走數沒有第二集,也未必叫是爛尾:反正七十九日的雨傘革命,也是用「That's just the beginning」來落幕;又或者梁陸還是夠現實,不敢想望港人會扳倒中共,港人對中共,一是還要鬥很久才能分勝負,另一是迫到中共知莊閒,日後對港人好聲好氣,已算是不錯的成積。

《赤道》是難得的合拍片,從前的多是唯大陸是從,梁樂民陸劍青卻暗勉港人:只要夠膽對抗,起碼港府只係隻紙老虎,中共永不是不能作對的如來佛,眼前看似不能扭轉的命運始終能被改變。只可惜表面如此滑稽,梁陸的好意看來只會被埋沒。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