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頭

版頭

2015年4月25日 星期六

《花街柳巷》 – 煩西頂著那話兒


利申:這套其中一位編劇正是小弟的朋友,聽盡對此戲的媽聲四起,想著出於幫助朋友故為其說些好話,但講真想好言多兩句還是很難,難在要先過到自己那關。


廢話開頭:《花街柳巷》 (Angel Whispers) 又是相類似某幾套,許雅婷飾的晴晴幾乎殺盡整座樓的人,洪天照飾的阿龍默默為其收屍,更為其背上一切罪名,女桿男弱的格局正如《四非》,即又一對觀音與兵仔 - 阿龍看似比《四非》裡的周柏豪更寡言,但起碼比他「有種」點,還會勸晴晴收手不要再殺;看到晴晴的「把柄」,還甘願為其食死貓再而搶刀自盡。好聽點說,是人如何為愛情而盲目。難聽的是,男人們你們究竟會被條石榴裙迷惑到幾盡?跪低也不止?由《渴罪》到《四非》,還要我問幾多次?

整棟樓被封鎖,被截斷電話訊號,造就琪琪的大開殺戒:格局更類同的是三池崇史《惡之教典》。這次琪琪不再是單純得著殺人嗜好症,被麗姐遺棄在孤兒院,被院長侵犯,最重要《怪醫秦博士》裡的人面瘡,由蓮實手上的眼睛,再進化成琪琪的那話兒。

這根陽具除了用來試煉阿龍這隻兵外,原該還可再講多一點:琪琪除因童年時被侵犯,她的陰陽人或也導致她有性障礙,殺人取得的快感,可說是她用作性宣洩。或許看過雷凱欣 (其實最要命的是人體爆炸)的驚嚇示範,故許雅婷掛上條假撚,她算是付上極大的勇氣。這假撚要再扯多一點,講多一點,許再有膽,其經理人公司或片商都唔見得咁夠膽。

那話兒既然扯唔得耐,拿甚麼補夠八十五分鐘?叫上《花街柳巷》,就是除了許雅婷,還有一堆女人:吳家麗除拍翁秀蘭執導外,再自演一個麗姐,演個看盡百態的包租婆,吳的姿態還算看得過去。其他女人則叫人難頂:肥婆鳳姐及叫「快點強姦我」的乜議員已是無戲搵戲做的重口味,大學生鳳姐更是煩膠中的極品,完事後一連串問題轟炸客人還不夠,還要出飯廳再炸埋「姊妹」一份,靠這一批煩西已夠叫人界櫈界到唏巴爛。

一棟唐樓裡的殺戮,看是模仿《Rec》,原本可造成如在迷宮裡的追逐戰,只是吳家麗寧可把時間用作幾個女人,也不肯給多點時間敘述琪琪如何逐個鳳姐捉著殺害,幾一個個像白痴般坐以待斃,難睇處到此已講到唔想再講落去。其實《花街柳巷》若如《四非》只聚焦二至三人,或可把許雅婷煉成港版椎名英姬。只可惜一班煩西已令電影搞到有夠爛睇,看來日後觀眾再見許,只會如看見譚真一想到的:「以你性格,你老婆一定好靚。」,她那話兒,掛得唔值。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