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頭

版頭

2015年2月21日 星期六

《12金鴨》 – 只想開心,別問世事


12金鴨》 (12 GOLDEN DUCKS) 像繼承《金雞》,但其實很多也大不一樣,這不止是吳君如反串扮男人。而是鄒凱光或已心知,新年流流再如以往《金雞》般玩法,肯定招來整個戲院叫罵:「睬!大吉利是!」。


無法,吳君如每次扮起阿金,都是在總結香港人這幾年怎樣的難過,更要命的是結局往往不等於真係結束:金融風暴後零二年播了《金雞》,接種而來的是更大鑊的零三沙士。《金雞2》後十年才再來一套《金雞SSS》,十年過去,我們才驚醒快要失去香港。今年看到的吳,扮起的叫張近萊,其實咪又是阿金。想到去年開花卻未能結果的雨傘革命,落幕時那句:「It's just the beginning」,Begin的似是更黑暗的時代。於是,進場時雖心知這套是笑片,但卻流了一道冷汗心諗:「我應該笑嗎?」

鄒凱光可能就是知道這點,又可能更不堪的是,689或中共已惡到叫香港電影業連嘲諷它的勇氣也無幾何:從前看一套《金雞》,就知道前些年間香港的人與事,今日看這《12金鴨》,就只從薛凱琪狂毆姜皓文途中,記起一個我們由早到晚都叫罵的CY Leung。除了這樣,八十四分鐘內,甚麼時事世事,幾再沒提過或嘲諷過一句出來。

你或會說,張近萊開頭慘遭陳妍希玩弄感情,接著被黃秋生勸導重生,再去食盡女人,不是講出香港男人要打就一定要贏的精神,又或是香港人打不死的精神麼?係,但係講又頂多只講了五分鐘,反正數十個友情客串,陳出來一次也沒有位讓她最後再出多一次;做罵做到去安老院,或是暗藏泰菜館裡鴨店,難道是暗喻港人逆境自強?但講真香港男人做鴨也不多聽到,更何況是鴨店?藉鴨講港人,講真你感受到幾多?

若你仍認為這八十六分鐘片長該不只是個群星派對,應該還有個主旨,那就找多一個:張近萊從幫梁李笑茜打破和丈夫的隔膜,到為媚姨盡興一晚,得知做鴨的「宗旨」是讓人快樂。若讓你快樂是這套電影的主旨,那就難怪這個張近萊幾丁點無提起世事:《金雞》提金融風暴或沙士,雖叫你笑也讓你悲從中來。若新年是要你連點悲傷也不帶盡情歡笑,那去年的風浪,就當是前塵往事抺去不再提起罷。頂多只叫你記著個CY Leung,就當他是個叫你去盡情恥笑的小丑,也叫你以為香港還是很「自由」的,因為你還可恥笑他。

無知的__,果然才是最快樂。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