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頭

版頭

2014年12月29日 星期一

《太平輪:亂世浮生》 – 亂世不見,英雄不再


吳宇森已貴為「大導」,故現在他拍得出來的,就是要幾大有幾大的大作:上下兩集的《赤壁》夠大嗎?或未算,《太平輪:亂世浮生》 (THE CROSSING I ) 或許更大。

不是嗎?上次有聚焦在赤壁裡的火燒連環船千軍萬馬,這套也有戰爭,還要數架坦克火炮出來打得血肉模糊,還有大上海的景況,畫面浩大沒甚麼欺場。還要這些只是一個前傳,未入到戲內 那輪大平輪裡。主角雖要找黃曉明代替梁朝偉,但其實要找個穿軍服的男人,似乎黃更適合擔當此角色。其他的還有金城武,宋慧橋,章子怡,連個擺明花瓶的也要找來宅男女神長澤正美去扮,總之就連人,也要用上群你們不會不知他們是誰的,這還不夠大?

電影大得很,也許只能叫難得過節入一次戲院的,心理上不叫自己蝕了票錢。入得夠多的,就不會如此膚淺,講大,神片「天機」也夠大,但也會叫人把坐椅割到唏巴爛。這套一半講的太平輪,竟到最後一刻才出現,還說留到下回分解;另一半說的亂世,是靠三組感情線來構成:一條是佟大為飾的佟大慶和章子怡飾的于真,另一條是金成武飾的嚴澤坤與長澤正美飾的雅子,再一條是黃曉明飾的雷義方和宋慧橋飾的周蘊芬。

于真已是比較追貼到亂世這題目:和佟大慶假扮結婚以騙得糧食和租屋的機會,當個只賺得兩餐的護士,之後還要當妓女維生,叫反映一個小女子如何在亂世中爭扎求存。但從嚴去看,于真個人看出來的就只有她自己的窮,卻未必看到世道混亂,主因在鏡頭太聚焦在她,她身邊的反內戰示威,金圓卷引發的通貨澎漲,反像只靠一兩個片段,輕描淡寫帶過,這個最貼題,卻是很勉強,無甚麼力的貼。

嚴澤坤更不用說,他多就是在追憶和雅子,在戰爭未開打時的戀愛。其實要講亂世,假若嚴在一九四七年仍在台灣,那正好有一題目好說 二二八,台灣人、外省人、國民黨互相開殺戒得瘋狂,還不夠亂?吳宇森或知有此材料,卻就是沒用上,該是怕拍了後,某人或某組織不讓上映就很是麻煩。於是周蘊芬下船踏足的台灣,竟是風平浪靜 - 基隆港一排台灣人揮動青天白日旗迎接坐太平輪來的外省人,這又何亂之有?只是你若知二二八的,這又會叫你聯想到《滿城盡帶黃金甲》裡,宮廷前一輪殺戮後,宮僕們迅速沬乾地面的血漬,攏好一盆盆菊花,就像剛才沒發生過啥事般。要幫吳說兩句,就是看他的電影,總要有點歷史底蘊,才意會到他內裡想說甚麼,只可惜很多觀眾都是歷史盲。

再到雷義方,吳宇森叫黃曉明著起軍服耍耍帥,也把他放在一個戰場作配襯:除了開場抗日時的一個無厘頭定鏡,再一個佟大慶和同伴在森林裡和共軍對峙,卻急轉三人分享一隻兔子,這些顯得滑稽外。戰爭還是拍得叫波瀾壯闊,場面還是叫慘烈,奈何只有一百二十八分鐘,分給章子怡或金成武後,分給戰場的叫人打喉不到肺。

其實,若把上海或台灣等刪去,鏡頭全擺在戰場裡,以吳的功力,該也可拍成氣勢磅礴的戰爭片。但縱使有拍《赤壁》的經驗,轉拍國共內戰卻不能拍得夠長;黃曉明再帥,也不能擺出他更多,亦不能再叫他做Mark哥。因為這個,他就成為耀眼的悲劇英雄。國共內戰中的國軍軍官做英雄,也即是否定了中共的革命。那不如倒轉叫黃改穿解放軍那套吧?但相信你一想也會大倒胃口。

廿多年前的《英雄本色》,鮮明講了兄弟情,廿年後的《太平輪:亂世浮生》,亂世寫在名字上卻反映不多怎麼出來。或許吳宇森還有很多說話,奈何卻說不出口,只因給錢的、讓電影過關上映的,都似抓緊了他的春袋。電影夠大,也只是給他不能如從前盡情「我口寫我心」,英雄不能再,這些可悲裡的一絲慰藉。這是我給吳宇森,這個昔日拍出《英雄本色》的英雄之一個辯解。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