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頭

版頭

2014年8月21日 星期四

《惡魔之瞳》 – 天使魔鬼拖泥帶水大鬥法


提起中田秀夫,就會想到《午夜凶鈴》,奈何貞子如此經典的真是要百年才能一遇。只過十多年,就來這套《惡魔之瞳》 (Monsterz) ,貞子的賣點是超能力加隻大眼,這套其實也如是,但卻注定經典不再不特止,還要是慘不忍睹到日後不敢再望返之作。


故事其實很簡單:藤原龍也飾演的「無名氏」,擁有以眼神操控別人的超能力,怎料一次碰上不會受他操控到的山田孝之,於是兩人間我要殺掉你你要捉著我,拉拉扯扯了百一分鐘。真的沒呃你,藤原一碰到山田,就沒頭沒腦只想著要除掉他,但山田卻命硬如小強,撞車到高空墮下花盤壓著都唔死得。藤原見山田未死又會繼續出手殺他,山田捉到藤原時,藤原卻又反操控著圍捕他的人,或逃脫或又繼續追殺山田。簡直就只係貓捉老鼠,純粹單靠本能來追逐。看到一半時,觀眾該會不耐煩地先望錶,再指著藤原或山田問:「你o地肯死未呀?」

藤原龍也是主角,也是問題的最大出處:藤原童年時因有著如此的超能力,因而弒父再被母親拋棄,但這就足夠鋪排出其「成魔之路」?不可找多數個細路或誰去歧視他嗎?藤原的「反社會」,其實只因自覺被社會拋棄,但他有嘗試過融入人群嗎?難得遇著個和他也是異類的山田,卻不講理只想著去殺他?藤原也不是無暇可擊,他駛出超能力也會導致其身軀腐爛,但這只給電影用來曬一下他的爛手爛腳,連山田也不懂捉著這點向他反擊。簡單地說,藤原這個大惡魔,對其描寫是相當單薄。反觀山田,只憑一餐飯上的自說、一段九歲車禍的回憶,就已充分表現出其只能自救,眼白白看著他人死去的無奈。既然講多兩句係唔難,點解叫藤原出多兩句聲都懶?

或許,藤原龍也近年演反派是演得夠多,由《死亡筆記》、至《10億懸賞追殺令》,再到這套。本來反派夠奸也不失為一條出路,正如香港有鄭子誠,但正如還不知架仔望住鄭子誠會不會也感覺到有陰謀,香港觀眾看著藤原龍也的面相,就只知道其眼睛不斷發亮,像不停扮曹博士用念力屌死你班戇鳩仔般。早就在《10億懸賞追殺令》彈過,藤原還是做唔起人渣,中田卻沒有吸取教訓,沒鋪排多兩句刻毒的對白或指點一下面容,於是其依然是個為奸而奸,卻不知為何又奸不起來,簡稱做乜勁的所謂惡魔。

差點忘記,電影勉強叫是驚慄,開頭還會表演一下扭斷頸部,但之後看到的,該再沒有誰會被嚇怕;電影似還會花點錢,都花在人上:藤原每次發功,都是一大堆人,一是表演跳樓,一是扮喪屍圍攻山田洋次。總括而言,《惡魔之瞳》就只是天使山田和惡魔藤原你追我捕,無聊互鬥足百一分鐘。或許你找隻貓加隻老鼠,真的玩起貓捉老鼠,也會比看這套更廉價過癮。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