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頭

版頭

2014年8月14日 星期四

《等一個人咖啡》 – 等到悶


九把刀又來了,或者只要故事是他的,誰執導也沒所謂,於是交給江金霖。《等一個人咖啡》 (Cafe. Waiting. Love) ,相對說初戀,其實暗喻成長的「那些年」,這套又是青春又是戀愛,但主旨卻不再含糊,清晰地打了在片名上 – 等。


這樣說叫人想起張藝謀的《歸來》,當然九把刀的故事不是悲劇:出場穿比堅尼的阿拓、甚麼咖啡連加甲由的「男子漢」也敢調出來的阿不思、拍奶頭有毒毒死全幫人作結之「黑幫戲」作結的暴哥、賣「愛心筆」的小混混們等,再沒有圍繞打手鎗或AV等性事上,但照樣只求好玩懶理胡鬧。

若上次的打手鎗是表現青春的率性而為,那穿比堅尼的阿拓,表現的是時代的寬容:如果張把九故事裡這些人物都照抄至《歸來》,恐怕會被人罵到狗血淋頭,不是那時代沒人破格到當街穿比堅尼失真,就是可悲的時代竟講到如此滑稽,既然有人會說我們的政制縱使不民主但怎也比過往為之「民主」,也該會有人借這套道:相較起以往,我們是最為幸福的一代。

這套如同《歸來》,是因如馮婉瑜等陸焉識、陸焉識也等著馮婉瑜,現在不是文革,但幸福得如何,大家依然都在等:阿不思等著調好適合老闆娘的咖啡、暴哥等著金刀嬸、金刀嬸也等著暴哥、老闆娘等著心結解開,重點中的重點,是李思螢等著意中人楊澤于,也其實即是在等愛。

但楊澤于卻打碎李思螢的美夢,告訴她他或只是一個幻影、一個鬼魂,總之就不實在存在於此世間上:九把刀或就此看透,愛情本來就是一個虛無,我們為此付出,如何的恒久忍耐,換回來的往往很多時都不會對等,很不公平,難為我們還會沉迷這種交易。只是李自說愛上楊的原因,是李差點被巴士撞倒時,李奮不顧身救了她,楊卻道出實則撞著巴士的是阿拓,如同陸焉識和馮婉瑜 - 幸福其實就在李思螢身邊:原本還指愛情為虛無,後來卻「提醒」那個男孩卻就救了你,你為何又不喜歡他?反問李其實在追求甚麼?當然,李不好意思道出:楊的俊俏或比救了她更重要。不論強調俊朗外貌或是救了人,都為戀愛的產生設下了條件,矛盾地又為愛設定了價格。說好的愛是虛無無法則呢?開頭玩到盡,最後卻規規矩矩沒那麼好玩了。

My little airport有首新歌叫《愛情disabled》,前段其實問愛是甚麼,後部道出由耶穌到昆德拉提供的一系列答案。《等一個人咖啡》也如是:後部道出愛是虛無,前部就是問你等的愛是甚麼。我們等著愛,最後可能握不著甚麼,但我們仍甘心樂意地等,愛情的魔力就是會叫人如此不理性。叫人介懷的是最後卻說的是你等著的是個好男人,仍不是等到個問原因你也不知道,只知愛上了的人。想著無法則最後也要循規蹈矩,還是要等到悶。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