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頭

版頭

2014年7月6日 星期日

《盂蘭神功》 – 張家輝有心無力


其實此標題,自己讀上也覺得夾硬來:做導演一定要有心才做到?那來的規矩?只是不想罵張家輝懶,為拍《激戰》,人到中年仍可練得出一身肌肉,若你想到那份艱辛,也會想到他也會把那份堅毅用於執導之上。


《盂蘭神功》 (HUNGRY GHOST RITUALS) 有兩大題材:粵劇和盂蘭鬼節,張家輝雖係會做功課,但做得唔算多,看完這套後若問觀眾對粵劇知多幾多,或只局限第一排「俾鬼坐」、吉字不可埋口等,盂蘭就更只是夜晚街上會撞鬼這麼簡單。其實鬼、盂蘭鬼節和粵劇該集中在劇團,同一個場地裡去鋪演,但張家輝卻不嫌其煩把鬼「帶出街」,於是無論醫院、或戲院、或街上都無時無刻撞鬼,叫人有零碎之感,未能把鬼和粵劇到盂蘭習俗等有效地連在一起。

而且,張家輝派出的鬼,很多也叫人懷疑是不是屬於盂蘭鬼節:晶晶在醫院中邪,於電梯遊走的片段,叫人記起藍可兒命案;小燕鬼上身時身形扭曲,像《驅魔人》片裡的;宗華裝閉路電視看到恐怖影像,像《午夜靈異錄像》;宗華在劇院裡雙腳被鬼拉住的一幕,也像《80分鐘死亡直播》。張似乎參考外國的鬼太多,卻沒想過看回華人的鬼是如何樣子,結果是掛著本土之名,卻似為西洋鬼怪靈異大雜錦。

再者,張有些功課做錯得很明顯:宗華某夜驚見自己膝頭受傷,受傷之因是他夢遊由高處跳下去,但他的傷口看上來卻似是被咬傷,完全不合常理。

其實要數電影最無力的,還是故事本身:宗華的過去和與小燕的情愫,與鬼怪的到來幾沒關係,這兩點的敘述顯得多餘,令故事增添散亂;鬼怪的來因反而是老班主嘯天作的孽,雖有些鋪排引線下去,但也是說得不夠。最後的人鬼大混戰,更顯得只是求其來個冚團剷,藉死o西人來夾硬埋尾收工。若真要指罵張家輝偷懶,那無可避免要打開份劇本開罵了。

幕未嘯天演戲時,看到台下真人觀眾寮寮可數,鬼觀眾多到數唔o西,看到眼有淚光。若果《盂蘭神功》能充足敘述粵劇如何由興盛走到夕陽,觀眾或也感受到嘯天的慨歎。可惜講粵劇又要兼講鬼,粵劇已講得不多,鬼也要用上舶來品,故事也如紙般薄。張家輝或對執導這套吃盡奶力,可惜卻得出平庸到不討好之作。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