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頭

版頭

2014年7月25日 星期五

《後會無期》 – 向西之後?


若現在當作家最終極也是要拍套電影,那當然也不會漏了他 – 韓寒。大中華的作家導演們,只有陶傑年事較高,已不會著眼少年時,其餘都係七八十後,也許講年青就是講現在,沒甚麼題材比這更稱得上我手寫我心:九把刀藉初戀講青春、郭敬明是少女炫富版「中國合伙人」、韓寒是三個男人,一架車子一路向西,用上《後會無期》 (Continent) 這戲名,似意作一直遠走甚麼也不留戀,較有陽剛味。


三個男人,馬浩漢江河胡生,原居於據稱是強國最東邊的海島東極島,江河說被調到國境最西邊教書,理由已講得很是牽強,馬浩漢願開車送他過去的理由才叫實在:男兒的青春就如脫繮奔騰的野馬,根本不甘安於現狀,也許東極島雖然是荒蕪卻也與世無爭沒甚麼不好,馬卻是還要離開前燒了自己的祖屋,想著一世不回頭,但卻燒不倒反炸了江河青梅竹馬的屋,是留著些注定。

正如把自己住的海島叫Sun of beach,電影裡字字句句情節都充滿嬉笑怒罵,但整段旅程背後,雖不像「致青春」般明顯掉下淚水,卻也是殘酷:江河看到青梅竹馬的周沫,只能屈身在片場裡當個小演員,周雖看似仍很是樂觀,但江等離開片場時的槍聲,就像對夢想潑了一桶冷水。旅途才開始不久,即使是要點荊棘也未免來得太早了吧?

宅男般的江河不說,即使是貌似瀟灑的馬浩漢,個性都是單純,此又是青春的另一特質,「小孩才看對錯」,成人世界卻無比複雜,幸好沒給蘇米呃到又或是蘇唔忍心呃江河,他們又係冷不防被拆走了來灑銀紙的車窗,最防不防勝的,口說憑傻勁走遍中國、深愛亡妻的阿呂,最後竟騙走江馬的車。

但他們最終也到了最西邊,此時,在之前遇到的荊棘已不再重要,重點的是到了,他們還有氣力再走,那如何走下去?東邊的東極島只有一平方公里,他們都嚷著太細,來到西部,卻是一條公路穿過一望無際的荒漠。在此分手多年後,他們都回到東邊,那個無得發圍的小島上,馬浩漢藉遊記發跡,似只是硬來給他的一絲安慰:縱使往西以後沒講清楚,但他們旅途中的挫折,似已弄得他們疲憊不堪,到了嚮往的一望無際的天空,卻也無力飛過去,即使悔氣不甘心,也只好倦鳥知返。

《後會無期》如同「致青春」把青春說得很叫人感傷,這是暗喻達成夢想,往往艱難。你或會不解韓寒為何會如此睇死後生仔,卻沒留意到他也已三十,年青如何追尋夢想,他是知道的:飛起來容易,但往往都係飛到一半,才知我們都是嚷著卻做唔起無腳的雀仔。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