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頭

版頭

2014年4月10日 星期四

《那夜凌晨,我坐上了旺角開往大埔的紅VAN》 – 港版方舟記


這個故事,未閱已聞其詳,果然一如所料,一出戲院已聽到媽聲四起,都在叫罵入院前已思疑過的:「到底係咪爛尾?」就算執導的是陳果,正因要為自己的偶像辯護,那就更加頭痛。



《那夜凌晨,我坐上了旺角開往大埔的紅VAN (The Midnight After) (簡稱《紅VAN) 堪稱另一香港網絡文學經典,但其被片商看中之因該不止於此:倪匡老了後,已好像完全沒人寫科幻小說,滿街愛情或甜故你也會看到厭,突然捧落檯面如此一本,也像平地一聲雷。何況現在不是時興講本土嗎?紅Van那來不是香港獨有的標誌?紅黃間條的車身和賽車級的極速,還有那裡又有如此傳奇的交通工具?你說紅Van被裝甲車連撞兩次也照行可也,裝甲車互撞就爆好很誇,但你不是看慣了嗎?TXB裡的徐子珊、《風暴》裡的劉華人心肉做又不是炸極唔爛?香港人其實命硬如小強,片商正看中此,就出部撞唔瓜的紅Van,宣示香港人就是如此打不死,很香港精神呢。

但無可厚非,就算陳果忠盡於原著,怪不得他也要怪故事原著者:Yuki到底是鬼還是只是游梓池的幻覺?北韓人會無故找眼鏡青年開國家機密?游梓池的日籍小學同學是甚麼人?到底是疫症還是幅射爆發?大堆多得不能盡錄的問題,最後卻通通沒了下文。常理看故事,這樣虎頭蛇尾難免叫人吹漲怒屌。

但若果一切都是隱喻呢?正如宣傳著的「香港已不再是我們熟悉的香港」,結尾落起紅色的大雨,翻回聖經《創世記》,上帝要毀滅世界也是天降洪水。你怎說《紅VAN》不是科幻故事?「香港完蛋」剩下那一群人,豈不都是挪亞?那架「紅雨」中撞不似車型,卻仍向九龍駛去的紅Van,還不像一架方舟?

你說電影根本沒交代過為何「香港會死」,但你翻回聖經,你也看到上帝毀滅世界之因,也只是一句人類惡貫滿盈,怎惡法呢到底也是不會說清楚給你聽。你說那是上帝啊,祂不喜歡我也無可奈何。查實是反正香港人已視很多人為「上帝」:中共派個法學教授說句話就當一棺定音、港共搬龍門破壞法治、地產霸權等慢慢毀滅香港的,我們心知無理也選忍聲作氣不問。電影不去解釋,或就是暗寸:「死o左先來問?太遲啦!點解唔趁未死得時問點令佢唔駛死呢?」

對比挪亞「原版」,這次「方舟」載上的都不儘是善男信女,諷刺的是他們竟也會數算惡人,即使飛機昱強姦LV港女確是不對,但他卻似就地成為驚恐的眾人之發洩對象。飛機昱正是眾人中年紀最細的,正好符合現在主流傳媒看著社會種種問題,卻只會貶低年紀小的八九十後,說他們不善待人處事到好激進,像每個人毫不客氣一刀接一刀殺了飛機昱般,欺善怕惡很難聽卻真的很合乎現實。

《紅VAN》沒講清楚香港為何一夜消失或許是對 根本就唔應該等死先來問,是香港人自己不明白。重點其實是香港死後,留在紅Van的一群人怎面對。其實結局又怎是爛尾?「紅雨」中,各人懶理前路如何,紅Van照出回九龍,始終香港是我家,無論如何我們也要認命地「同舟共濟」收拾殘局,故此真相為何,「有何重要?」。所以這片很港產,因為只有香港人才合襯出如此結局。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