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頭

版頭

2014年4月9日 星期三

《推拿》 – 盲人教的人生課


《推拿》 (Blind Massage)  如同張榮吉的《逆光飛翔》,又是講盲人,當然換到婁燁來導,又是另一個模樣:鏡頭全用近鏡;顯然較多說話,沒人談話時也要插幾句旁白,對比《逆》的寂靜較為吵吵鬧鬧;所謂很漂亮的都紅,看上來還與張榕容差一大段,小孔更不用說了,若《逆》是唯美,此片就很是現實主義;但《逆》卻沒有甚麼感情線,這卻是看得出感情瓜葛一大堆。


講盲人的片總有個難題,就是要說服觀眾相信片裡的盲人就是如此:一次飯盒羊肉有多少的爭吵、王大夫純熟由雪櫃拿刀自殘、盲人們察覺到店裡停電等,不理解盲人也會感應到光源等的觀眾,都會對這些起了懷疑。膚淺的觀眾或單從小孔的外貌,更不理解她與小馬和王大夫的「三角關係」 - 小馬只因一次和小孔玩得「過份親密」而纏上了她,台下觀眾也會嘲笑小馬的重口味,但看得清的我們,又何嘗未單純過,正如《春嬌與志明》般,愛上了個賤人?眼光也不見得好的我們,又那好意思去嘲笑看不見的愚笨?

推拿店盲老闆摸都紅的臉,來領略漂亮是甚麼樣子,繼而著她留下更試向其求愛:就是聽著人家都說都漂亮,他才死追著她。又是看上來很可笑,但反省過來就知,我們其實都是正如楊德昌《麻將》裡般:「世上沒一個人會知道自己要做甚麼,全都是別人告訴你該做甚麼。」由細到大,我們到底有多次是完全沒聽過人家或社會的「指教」,而完全自我決定該走怎樣的路?看得到的我們從鏡中望回自己,就會察覺我們何嘗不是另一種被扯線的公仔?

王大夫埋怨雙目健全的就是比盲人有優勢,但難道凡事看得清就是好嗎?若果看得見,王大夫會與小孔、或小馬還會不介意和妓女小饅頭一起?最後他倆結局還叫美滿。人生在世,很多時正因看得清而太執著人家的缺點,就像開頭盛女的母親介意老闆是盲子,於是便錯過很多東西。縱使小孔豬排小饅頭係雞,但王大夫和小馬都捉緊到她們。相反正常人的我們,一生人又試過錯過了幾多人?

看著《推拿》、嘲笑完內裡的感情線,再看回自己,才赫然發現我們「正常人」也會試過如此幼稚得引人恥笑,正如聖經所言:我們往往看到人們眼裡的刺,卻看不到自己眼前的樑木。看完盲人們的情感,像就為我們人生補上了一課。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