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頭

版頭

2017年6月30日 星期五

《今晚打喪屍》 - 英雄?邊度英雄呀?睇過!


盧煒麟的今晚打喪屍 (Zombiology: Enjoy Yourself Tonight) ,據說是本年度中伏之選,但自己觀感卻不覺太差。人們大罵,「喪屍」昆你入場係一點,但更重要的是,記起園子溫的《超能勁處男》和《屍奔女子高校》,人們也在叫罵垃圾,自己又係覺得並不是一無是處。公平起見,我有需要為這套辯護了。


當然片名搞到非常不老實真係抵罵,引人們抱著睇《屍殺列車》的期待而買票,結果只上半部就令人叫喊:「為何結果不是我想的那樣?」或者避免被人告違反商品說明條件,中段才開始鋪排喪屍出現。當然既然喪屍只係個羊頭,那喪屍追殺就玩得只像百人衝擊波,毫無壓迫感,你太「認真」去睇,那真會覺得太沒誠意,難怪大家都嚷要打零分。

正如園子溫迷會如此維護《超能勁處男》:「圓子溫只係借又唔係真去賣弄女性肉體!」《今晚打喪屍》唔係真係講喪屍那在講甚麼香港電影其實還真鐘意講男人上半部的兄弟情講得很表面父子情講多一點還未係最重要重點係開頭的拯救地球漫畫 (白只) 和治讓 (張繼聰) 很喜歡扮英雄「天地雙龍」:男人為何自覺得係男人?只因為英雄之存在。由古代之游俠,至現代荷里活之英雄人物,英雄係作為男人嚮往及模仿,因而建立起大男人。龍和龍父於臨死前都挺身捐軀抵擋敵人以助同伴逃跑歸根究底都係英雄心作祟奈何和平時期根本就用不著英雄故此現今香港電影裡的男人都小男人只因生活太安穩安穩對男人而言某程度也是一種咀咒

於是被罵不倫不類的結尾其實也是導演對男人的嘲諷:當要保護的同伴都變為喪屍時,龍的捨身就義又有何意義講到底龍呈英雄都只是死要面子正如被人狂摑都要死頂話唔痛。而結局就係龍轉叫:「真係好撚痛。」繼而一刀插入自心。《屍奔女子高校》裡的玲奈如此來鬥倒命運龍如此可算係示弱以作放下大男人的背負以作放過自己都係爭取自由。當然你會否欣賞盧煒麟如此意思你諗你了

若要再給多個批評那就係顏卓靈很努力卻還真係很多餘so9sad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