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頭

版頭

2013年9月17日 星期二

《10億懸賞追殺令》 – 草木皆兵但也只是普通貨色



小弟本來就唔係懶高檔,選戲看很多時就是這麼膚淺,選《10億懸賞追殺令》 (Shield of Straw) 只因為看到這三個人: 三池崇史x大澤隆夫x松嶋菜菜子。其實自己不是後兩者的粉絲,只是久違了這兩人十多年,好奇望望到底變成甚麼樣子。問須不須要花費一張戲票的錢?反正是但一本八卦雜誌也要十多塊,總之好奇心就是會讓你不知不覺耗費千金。

對比起港產,如所謂「全新」的《寒戰》,此片故事的創新度是更上層樓  不是單純的兵找或捉賊。但對比日產的,故事主幹其實就似是翻炒《誰來守護我》,只是再推向極端大澤和菜菜子飾的特警銘苅和白岩要保護藤原龍也飾的殺人犯清丸到東京交予檢察官,那套的志田未來是無辜的受牽連者,這套的清丸卻是連他也自認的人渣。還有是日本警界與權貴或黑金之間的關係,香港還只說警隊間唔中會有一兩個低階害群之馬,日本卻是高層都被收買控制,這也不是第一次講的了。

其實,這套似是找著個好的編劇,三池就可拍得很是懶散,就照著劇本來拍想也不想,或許連數以百計的途人,或整連的警隊也棄用,也能造出草木皆兵的效果:蜷川隆興開出的十億圓對清丸之追殺令,最要命是嘗試去刺殺他也會有一億圓,加上清丸是個人渣,刺殺他不合法但似也合義理,於是能接近清丸身旁的人,無論警員、護士、甚至維修來運載他到東京的專機之技工,想出盡手段嘗試把他幹掉。銘苅拚命提防身邊的人,但卻最後連自己也是個敵人:只因清丸死到臨頭還嫌命長挑戰銘苅的忍耐力 – 途中還想順路侵犯小女孩,還把白岩擊殺說嫌她有漸師奶除,就把銘苅迫至歇斯底里。不用真的喪屍卻有萬千喪屍圍困的效果,是單憑此故事就做到了。

但單憑故事也不能令此電影輕易成完美之作,何況故事開頭就已引人疑惑:既然清丸實會被判死刊,為何蜷川堅持那十億圓的追殺令?反正殺他也要借他人之手,那由法律制裁和他人行凶去奪他的命有甚麼分別?或唯一的解釋是蜷川不止怨清丸,而是怨恨整個社會,於是借令整個日本瘋狂而弄到它一團糟,但始終對蜷川的描述太少了,這解是難以成立的。為照顧頭腦簡單的人,或應該早設定為清丸不會被判或未必會被判死,以這種司法制度的「缺憾」,蜷川的追殺令才會合理化,也才順帶會令銘苅疑問盡忠職守和「真正公義」間的衝突。

而或許對三池的要求實過高,但也忍不住要挑剔的:清丸擊殺白岩後,銘苅終忍不住拿槍指向他,但就在差不多要開槍之際,卻就一黑再跳到東京。或三池正就想不著有甚麼方法令怒氣衝天的銘苅,也就只好這樣處理,硬叫觀眾自行聯想算。當然,這就正好給觀眾終找到個叫嚷:「拍得咁懶架!」的機會。

最後是選角的問題:不是嫌大澤隆夫的蒼老,《等你說愛我》播時已是上世紀,十年人事幾翻新,連酒井法子也會變道姑,他這樣已不足為奇。而是始終人多是膚淺,找藤原龍也去飾個姦殺小女孩的變態,是難以說服以貌取人的觀眾。即使他臨死也會爆句:「我很後悔,早知還是要被判死刑,就該殺多幾個人。」但對唔住,他欠的還是個極其樣衰的臉相,俊氣的外表始終會令觀眾對他的憤恨削弱三分。一個完美的人渣,不是單藉爆幾句台詞就做到的。

其實,橫貫三池崇史以往之作,《10億懸賞追殺令》只是普通貨色:支撐的是大澤隆夫和松嶋菜菜子這倆上世紀的偶像,但正因沒甚麼暴力美學的展現,伊藤英明還會叫人記起他在《惡之教典》裡的殘暴,但大澤除了讓人醒起原來他已這麼老,就是會被人過目就忘。菜菜子也如是,藤原龍也亦做不起人渣。故事話雖不俗,但始終也無力執問何謂公義。即使看似草木皆兵,但拉勻也是平平無奇。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