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頭

版頭

2016年12月17日 星期六

《漫長的藉口》 - 我哭不哭關你蛋治


一個男人死老婆,其實該表現出甚麼面貎?或許係你背後持甚麼主義:例如黃真真的所謂浪漫主義,就係男人始終接受不了沒對方的事實,不惜求卜問卦、沉淪幻想。(《消失的愛人》)

西川美和就不一樣,她係現實主義。


電影名原叫《不道德的丈夫》,大概罵得太重,就改叫《漫長的藉口》 (The Long Excuse)。本木雅弘飾的作家衣笠幸夫,還真似多年前的人版陳健康 - 老婆死時卻正在和情人鬼混,得知死訊後一直都沒掉過一滴眼淚。女觀眾都會罵真是個人渣,男人們卻要問心,你們也該理解幸夫:老夫老妻廿年,早就熱情不再,唔好講到得嘗所願升官發財死老婆,就係坦白去論,不見一個對厭廿年的人,功利去想或就只係唔適應。

你會覺得小弟解得很唔岩聽,正如幸夫沒喊過咁樣樣,其實有喊沒喊又如何?因為你流淚往往唔係為你自己而流,而係為別人而流:正如幸夫應邀拍電視節目,電視台監制指導他拜祭時表現該如何如何,只因怕節目播出反應不佳。正如死老婆你唔流淚,你就等被指冷酷無情不道德,你受唔起如此指責於是就直情喊濕兩包紙巾。好聽講,你好識做戲,直接了當道,那就是虛偽。

本來眼淚另一用意係表現你的哀傷令人同情,問題係人人見至親離世都要你同情?如同幸夫,年僅十歲的真平面對喪母也沒有哭,父親陽一還擔心他承唔承受到。真平身兼母職照顧妹妹小灯,表面堅強實質係個自尊心重的男孩,也是投射著幸夫 - 作家生涯面臨人氣下滑,被指江郞才盡,不哭只因不要再多個讓你看不起的理由。偏偏人往往都是「你的就是我的,我的就是我的」之不可理喻思維,你不要人同情,人們卻會指責你不會滿足他的同情心,如幸夫最後也教真平:「有人愛你時,不要推開他。」

最後幸夫重新寫小說並拿到獎,幕未獨自收拾衣物,沒再提起妻子,就是說:「不用擔心,沒有你我也會好起來。」對比起《消失的愛人》始終捨不得你,成熟的人理應如此。偏偏社會往往都望你沒有他還是她時,都要像個小孩哭哭啼啼。這些社會眼光講真就是一群八婆,真叫人不禁講電影裡那所謂的粗話「他媽的」。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