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頭

版頭

2016年8月29日 星期一

《點五步》 - 冇要你贏?講下好啦



小弟早就講過,只會沒興趣睇而唔會杯葛任何一套電影,那怕是《一個國家的誕生》還是《賭城風雲3》。你話《點五步》(Weeds On Fire) 製作背後如剝削不道德云云,小弟只知道未睇就判一套戲死刑才是最不道德。


若你能把炮到拿支槍指住我要我數出唔睇呢套的理由,咁我就用個非常算死草的角度答你:若《KANO》同《點五步》同一樣的票價,睇呢套係相當唔值:都係講運動成長,嘉農和沙燕起初都係廢柴,沙燕還要一開始給小朋友台中少棒大炒。廖啓智飾的盧校長事後每個隊員大摑一把叫罵:「窮咩呀?自己都睇唔起自己,就唔好旨望有人睇得起你!」如永瀨正敏叫球員:「你們想贏嗎?」最後就差在嘉農輸了比賽卻贏了天下嘉農的名聲,沙燕係贏了比賽但名聲卻往後消逝。故事基本一致,那就其他方面去挑剔:唔講只有九十五分鐘對三小時的片長,人家復刻三十年代日治時期「好時光」,街道場景都算宏大。《點五步》拍八十年代,就只能孤寒到在學校或沙田屋村內繞來繞去,再加幾張舊照片。我知你只有二百萬嘛,要大把人唔收錢捱義氣幫你拍嘛,叫你拍到如《KANO》的規模你實叫罵那有錢你老母啦。

若係粉絲的你又會話小弟亂罵:陳志發如何將貨就價也沒忽略過本土 – 由棒球場上的獅子山,到開場到結尾的金鐘。最要命的是一開頭就用雨傘革命去回憶起沙燕隊,還要問雨革最後會否如沙燕隊般贏?陳將雨革連繫上沙燕,還真係自找麻煩。

沙燕隊的經歷,像也預料到雨革的情況:「要贏一齊贏,要輸一齊輸。」三十年後都係咁講,分別在盧校長喝令隊員,長毛則跪求叫隊友不要散去。使計駛走自以為是的細威,改由阿龍做投手,沙燕隊往後的表現,幾聚焦在身上。最後即使和和好,也沒重投沙燕。就算你指意氣用事自己背棄大家,盧龍也像雨革中後期出現的大台,誰衝大台誰就係鬼、不意同道合也就係鬼,於是最後輸贏也要一齊,都變成了空談。

沙燕和雨革的最後不一樣 - 沙燕贏雨革卻輸。即使雨革最後如何,沙燕卻始終係要贏,唔關尊唔尊重史實,而係這是三十年前,計到今天,細威阿龍沙燕隊一干隊員已是中佬,香港中年人從來就只能講贏而不能講輸。三年前林超榮的《激戰》就話過你聽:中年作孽的賤輝同背後問題一籮籮的阿龍都一樣。正如賤輝贏返一場龍最後好球投中為沙燕定勝局阿龍原本的好友昏迷家母走佬溝唔到女都可以拋諸腦後,對於這代人,贏和光榮始終係掩飾一切問題的良藥

盧校長叫隊員:「校長沒講過要你地贏,但有叫過你地唔好放棄!」唔知史實是否的確咁講,但似潛台詞係:「你地今日贏唔到,明日都要贏返來!」若果沙燕從沒需要去贏,那就一直連台中小朋友都贏唔過廢柴落去也無不可。盧校長不惜背棄「要贏一齊贏,要輸一齊輸。」氣走細威換給阿龍作投手就正係因為要去贏。七十九日的雨革實情失敗,就係從沒有要爭贏的決心,最後清場還在講這只是個開始,就係攞來自慰的「唔好放棄」。雨革後的香港更加不堪,就係你們唔諗去贏,於是就來個輸得一敗塗地。

本來從郭子健《打擂台》的要打就一定要贏睇到《全力扣殺》的輸無話唔得就知香港人愈來愈唔敢講個贏字。《點五步》比起來一啖砂糖一啖屎 - 都係唔敢講清楚你就係要贏,卻話到明你聽唔諗去贏不如唔好打,沒有鬥志還不如死左佢,贏先係香港核心價值。所以講得很響亮的:「沒要你贏,但唔好放棄。」還真佢講下好,你聽下算。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