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頭

版頭

2016年5月28日 星期六

《打開我天空》 - 尋夢、等夢、發夢、追夢


《十年》成功後,短片集又成為了一個潮流。若以那個投資神片「天機」的林姓商家佬所言,《十年》的規模去拿金像獎係不能叫人服氣,《打開我天空》 (GOOD TAKE TOO) 則會叫你心服口服些少 – 單看演員有曾志偉和黃日華,資金該多一倍;四個導演,最起碼麥曦茵都唔係新手上路了吧。


若正如《十年》都係共同叫你切勿低頭,短片集都唔盡係每個導演各自為政,都有一共同意旨,《打開我天空》就是講夢:尋夢、等夢、發夢、追夢。

先來鍾楚喬《樂兒》:童年夢想,留待成年時,事業失意,至親遠去,為了尋回自己才去尋回夢想。正如《激戰》要成功返一次才能慰藉自己。故事有點老調,卻似暗藏隱喻:樂兒講友誼大橋的建成,係佢童年的完結。友誼大橋是一九九六年由中資公司興建,這也是澳門「回歸」前三年,大橋正阻攔由澳門岸邊前往目的礁石的航道 - 「回歸」後近廿年,愈來愈少人談夢想,更多都係只談著為搵食為謀生,似係暗諷係某些而來的惡果。

鄭思傑的《等》似係湯唯版《晚秋》的延續,湯唯換作陳冠希,也是剛出獄,呆在咖啡室,等不知會否到來的情人。遇上瑪俐亞扮的前校長,等她十年前被殺,永遠都不來的兒子:別說香港人沒夢 – 實現普選、平反六四都曾是港人之夢。但他們看待夢境從來就只會守株待兔等它降臨,命運往往看不起懶惰的人 – 你既然甘願地等,那就給個沒了期的限期欺負你。正如普選由二零零七推到二零一七,二零一七那個仲要係假一推再推,平反六四更是沒那回事。港人一如陳冠希最終接受現實放棄夢,一係就像那校長,想瘋,自作孽。

麥曦茵叫曾志偉括妞兩個中年人講《青春》,曾志偉香港人,恬忸則沒講清楚,地點在深圳前海,兩人的戀曲看似帶點陰謀,最後也無驚無險。其實重點在兩人開場看的前海規畫圖,恬忸問:「我成日係度諗,呢幅畫到底係咪真。」曾還吹水這裡遲早或可以合法吸大麻和同性婚姻,發夢的唔係兩件中年人,而係他們身處的場景。麥借兩個中年人的口,來嘲諷前海係中共在發場不切實際的白日夢。

四條片中最勵志的係唐家偉的盜亦有導》:徐天佑已近三張半,扮起個戇勁的後生仔仍扮得維肖維妙黃日華做個大賊頭亦做得老而定堅最重要還是徐為做導演以身犯險拍搶劫實況紀錄片表達係電影世界裡不惜一切追夢的精神或是這句話只要有夢夢要夠瘋

四個導演看夢有看化有嘲弄有鼓舞你去追夢講真你若承受不了《十年》的灰暗,《少年滋味》未免太現實,《打開我天空》四片合一剛好係個平衡,縱使你或會嫌尋夢追夢樂觀到唔實際,但別忘記,電影世界本來就是個夢工場。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