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頭

版頭

2016年3月24日 星期四

《神女觀音》 - 好人難做


問李在容《神女觀音》 (The Bacchus Lady) 的主旨,妓女?安樂死?韓國低下層如何水深火熱乜乜物物?通通都唔係,最似想講係一句:「好人難做。」


妓女本來係一個講到厭的題目,如香港已有《雛妓》《金雞》......幾近一年一套。講真此題目係愈來愈難搞,賣慘卻易反遭恥笑,這世道再沒啥迫良為娼之事。尹汝貞飾的首爾鐘路老妓,其實就是韓版阿金,做雞當然不能做出一片天,卻也做到悠然自得:賺得一餐就一餐,生性病當然不會倍感欣慰,但就用口用手代替陰道也不用悲愁;大學生搵她拍紀錄片,她最後拋給他一句:「好心你拍D賺到錢的戲。」潛台詞就是:「你覺得我好慘咩,無聊!」

妓女不止係企街和做,遇到混血小孩又要收留照顧,遇到老主顧,卻要幫手送他們去死。原本她全都可以置身事外,無奈她就是個好人,不想見小孩到老主顧們受苦,她卻就係苦了自己:照顧小孩已叫她勞累奔命,下手「送走」老主顧也要和內心交戰,痛苦猜疑這會否真是對得起自己良心。

最諷刺是好可憐人卻沒人可憐自己,她被捕時求警員能否在春天和暖時才送她入監,警察沒怎理會她;她去世時骨灰卻沒人認領,她的房東,鄰居和那小孩,都各自飛沒理佢。電影最後仿佛在問你,若有得重頭來過,你會否仍是選擇做好人?看慣「傳統」戲的,會接受不了太強調好心沒好報,但不這樣,看你定不會反思到,現實係往往這麼不公平。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