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頭

版頭

2016年3月11日 星期五

《謀殺似水年華》 - 愛的困綁,「今天我」式反抗


這個故事,本來只是兩件謀殺案,而且都是情殺,但由一個導演拍了出來,就似不止講咁多,這個導演,叫陳果。


或者,《謀殺似水年華》 (Kill Time) 不止是一單因一個男人盛世華多情,其親手殺了一個,也令妻子袁淑貞殺了一個,也差點叫親生子殺自己的孽緣。故事本身觸碰了四段時間 - 文革之後、一九九五、二零零零、二零一五。九五及二千年著墨得較多,這也是安祖拉寶貝飾的田小麥和阮經天飾的秋收相遇與相戀之時。其實,情殺案只是借來引你進入另一故事,重點想講的故仔又係「那些年」。

但唔好搞錯,強國不是台灣,這裡的「那些年」唔係一樣純情:文革後為了能回到北京,知青背棄在雲南的愛人;二千年兩男爭一女,盛讚玩到置人死地也在所不計。逃出生天的秋收,還是給共產黨員的田躍進彈是鄉巴仔,別想賴蝦模食他的城市人女兒。「那些年」的虛偽、算計、險惡還如現今社會,不是叫你認識國情不同,就是叫你搞清楚,別再藉「那些年」去逃避現實。

再加一個陳果,電影就不再限於情殺,或頂多「那些年」:雖說電影關聯著香港的不算多 - 一首張國榮一首Beyond,和一套星爺的《西遊記》,但也有首鄧麗君,還播了日劇《101次求婚》。「五十年後,我依然會愛著你。」秋喜歡對田講《101》裡這句對白。五十年,也是基本法的期限。愛你愛到五十年後也不變說得簡單,但頂多做戲捱到十五年後也捱唔住:盛世華怕自己偷腥被揭發,於是殺了自己在雲南,遠赴來北京找他的戀人。

秋收卻正是盛世華和其戀人的結晶,秋收一家若比喻為香港,盛那一家就是中國,盛世華更可喻為中共:秋盛兩家關係千絲萬縷 - 盛讚為奪田小麥圖殺秋,也害死了秋的繼父。秋最後圖勒死盛世華了結一切時,田小麥卻叫住了秋:「他是你爸!」雖說最後秋係給趕來的警察槍擊中才沒弒父得逞。但也正如現今香港,想要脫離中國時,總係被以「血濃於水」,「中港一家親」等說話去勸阻。當然,正如秋一樣,仇太大你是不會把這些聽入耳,「忠言逆耳」那就等著被解放軍鎮壓,就像制倒秋的那一槍。

最頂癮的是,田小麥去探秋盛的監,結尾曲響起的是《海闊天空》(又叫「今天我」),原本有那裡多舊歌不播,偏要播這隻很是九唔搭八。若果收秋田的故事連繫到香港,已是另一重意義:香港人對抗中共傀儡在港的倒行逆施,集會遊行都係唱著「今天我」,只係這些集會最後都失敗收場不了了之。「今天我」本身雖無錯,卻無奈成為在軟弱無作用之反抗時響起的哀樂。看回電影,縱使最後盛一家或都被繩之以法,但秋也無法親手制裁殺母仇人,那響起的「今天我」像諷刺秋實係失敗,也嘲諷港人根本無法板到中共,只因為「血濃於水」,我們就只能「今天我」地徒勞無功地對抗。

講真論導技這套可謂陳果有史以來最差的一套,阮經天到安祖拉寶貝都生硬得很,但鬼叫自己係陳果粉絲,也就要幫兩句:《謀殺似水年華》講是愛如何困綁著人 - 秋收為母報仇,殺母仇人卻係其親父,這就係迫著收手的理由,如像港人每日聽著的「我們愛祖國」。無感情就只係親生父就一定不能殺?不嬲都如像「愛祖國」般講得夾硬來無道理,奈何港人從沒幾何放膽追問,故此不滿就只好唱「今天我」當反抗。港人一直被欺凌,只因我們自困在愛的牢獄裡。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