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頭

版頭

2014年5月7日 星期三

《白日焰火》 – 現實卻無味的懸疑


中國電影又讓大家來共享榮耀,只是這份看後,在電影院的港人們都不好意思享,還要給了銀幕一中指作回禮。刁亦男第三套作《白日焰火》(Black Coal, Thin Ice)  就已直衝柏林奪下金熊,好不威風。全國人歡天喜地衝昏頭腦,香港人卻總是會心水清,神乜升空時我們都會嘲諷有人成日叫嚷冇錢食飯卻有錢叫雞,這套散場時,講廣東話的都會問:「係咪買獎o架?」


強國影評評此片值拿金熊之因:「血腥、暴力,不少重口味畫面都是國產電影中少見的。」實際上所謂的血腥重口味,只不過煤炭上的斷手,麵裡的眼球等,講重口味就港產玩得最渣的彭氏兄弟也可收佢皮;暴力也只限於一招轉身用溜冰鞋殺人,還要以黑夜掩飾著刀鋒刺下去和血色、以及髮廊裡槍在外套跌出,因而給疑犯執到,再而所引發的一場槍戰,過程草率得叫人忍不住叫:「咁都得?」。一套電影就顯露中港還有如此大的隔膜:港人視野闊,已被很多電影「寵壞」,見到如此所謂血腥暴力,都在叫嚷小兒科;強國因這些就說是很突破,說明國內電檢的框框,保守得早已把很多創意困死在內。

說電影夠懸念,那懸在那裡?有人說是意想不到真凶是桂綸鎂,其實怎會想不到?桂出場不久其實已叫人預到她是「快撈波士」:表面桂飾的吳志貞是個軟弱的女人,上班被老闆抽水忍不作聲,時常沉默並掛著一副悲哀的臉容。桂的病態病與沒多句對白,卻是令真相及早浮現讓觀眾猜到:就這一副哀容卻甚麼都沒有多說,此女必再深埋些不可告人的秘密 - 都話看得多電影,觀眾就不會那麼單純,總會心存些陰謀論。假若電影給桂說多兩句,觀眾對她先入為主的懷疑或會減低。

若問柏林的評審們看中這電影甚麼:以商業警匪片的角度看,這套由畫面到故事,都是很不給力。但假若評審都不是好港產或荷里活,而是現實主義的愛好者,那就要作別論 – 電影鏡頭其實時常採用中遠景,表面講懸疑凶案,實際上電影似想讓你看的是主角、以至凶案所涉及的景物 – 煤礦、工廠、撫順電鐵、吃的早晚餐等,不理案件,看到的就是東北一礦城的面貌。電影沒有激烈的凶殺、交火場面,或是導演就要保持一份平實感。就像最後,已成階下囚的吳志貞回現場交代案件重演,簡單地指著那裡拿凶器,那裡殺人,旁邊新住的夫婦卻聽得驚惶失措。電影也是如此,不用激烈,只要平實像真,就叫你感到這事會否發生在我隔離似的。

奈何不止港人,應該所有睇警匪片大的,《白日焰火》對他們是淡得乏味,血腥暴力不夠也算,最主要說想不到的真相,卻一早已叫人猜到,連點疑惑也沒有。或許本片的優勢就是夠「真」,但早說過人們入戲院多是追求虛假的幻想世界來滿足,「太真實」卻就令難得觀眾去欣賞。正如蔡明亮也在威尼斯奪獎,但卻沒個片商敢全院線放他的片一個星期,你明白我在說甚麼嗎?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