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頭

版頭

2013年10月13日 星期日

《小時代:青木時代》 – 看過浮華鬧劇


同樣是作家,但郭敬明的處女作偏就比九把刀更具爭議,讚好聲遠不及「那些年」一大片,但也不會得到一面倒的罵:總覺得假若我是女人,低極也會打上個七十五分,因為即使到所謂對拜金會多點批判的《小時代:青木時代》 (Tiny Time 2 ),卻實也仍如上集很滿足女性的憧憬。但不好意思,小弟就是個男人,女人們看得流口水的,自己卻視為一個個笑點,要打分的話,就是只扣二十分已對郭很仁慈。


先講些表面,即使你罵郭仍在大吹拜金也好,畢竟他也吹得很文雅,他還會大打白光燈玩唯美感;在他拍下的郭采潔,由《一頁台北》裡的清純書店小女生,一轉成短髮硬朗,亦很為高傲的公主顧里,這種改變也叫人看得著迷。老實說,假若郭敬明會山寨另套《世紀未暑假》的話,只論美感還可能也會比上有餘。

只弊在或因郭為表現自己是大作家,於是電影的對白特多,不是四個女孩和男友或和誰人的短兵相接,那就是林蕭的旁白,幾每分鐘都充斥著說話,就像聽著一群八婆七嘴八舌百多分鐘,煩厭得把原在銀幕上營造的唯美也一掃而空。縱使很多對白也很是精警,如顧里的:「每個人應該有被原諒一次的權利。」但始終太多令人受不了,正所謂水能載舟亦能覆舟。

早就知故事如同上集,是給女生們發夢的童話,也就是繼續的浮華:由顧里一手包辦,四個女生窮奢極侈,由包起咖啡室再於古堡大宅裡開生日派對,再與老闆賤男但都是俊男們之間的角力。上次告誡過郭還是要兼顧點現實,這次他又是沒吸取教訓,尤其郭明顯只靠揸筆「白手興家」,商業較量未被他遇見去碰,於是一寫商戰即露了底:顧里和宮洛的對峙,原來就只是比Prada還是「飛甩雞毛」,陽台還是VIP房等生活品味,即又是在炫富。顧源的母親還可說是膚淺的女流之輩意氣用事中計,但這個冷酷的完美主義者宮洛呢?不會自己派人調查,就由得顧里顧源食夾棍地抬高他價數億?是他嫌錢腥還是有個日本名叫根本岸久乎?至結尾,原本高傲得自成一角的宮,卻又和顧里林蕭等玩作一團,階級隔膜被打破,卻又突顯電影看如「獎門人」的鬧劇。

再者,就說過多次多人物之故事實很難寫,因多人攤分但時間有限自然就對角色的描述流於淺薄,這尤其在林蕭和簡溪間:林早就撞破簡另有新歡,在顧里的生日會內爆大鑊後仍與他拉拉扯扯,反面後又突然和好再反面,直至簡和新歡離去她才徹底死心。回頭看顧里又和「壞男人」席城有過一手,南廂又捨不得席,說好聽是電影主旨似為「人生在世總會愛上一個賤人。」,難聽就是讓觀眾笑看女人可以如何的犯賤。

《小時代》去到「青木時代」仍繼續如浮華的童話,即使顧里大爆:「胡塗與壞男人上床,老父已去又被後母罵是婊子養的,我這種人生你要來換嗎?」但就是仍有無數女人想著當她。但拜託郭敬明還是腳踏實地,不要再靠引女孩發夢騙票錢,既然出了個會因男友帶女友人上家而摑其十四巴的港女,就知林蕭這種痴情女早已滅絕於在這社會,就連那似玩遊戲的商戰,港女觀眾也會懂笑說這實是套科幻片。郭再不踏實,那他漂浮到升如孫健君般的神人,倒也不遠。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