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頭

版頭

2013年5月24日 星期五

《聖誕玫瑰》 - 結尾看出仍需琢磨


港產片這期新添一名女將,這個新晉,起碼對八十後來說,卻幾是無人不識:楊采妮那吸引人的特質,已成集體回憶,其年華已去確是現實,用多少護膚化妝品圖追回過往也注定徒然。故趁還有名氣可用,及早轉型也是無可厚非。《聖誕玫瑰》 (Christmas Rose)  的題材,加上楊的性別身份,其實也引人期待:女人說性不等於就是保守,反而說放得更叫人嘩然,例如黃真真,又例如《黑貓大旅社》的徐麗雯。


詳盡些說,內容是以性罪行作起點,去展現法庭內的角力。叫人記起周防正行的《儘管如此我沒做過》,只是處境有些不同:《儘》早肯定主角實是無辜,這片卻是呈疑案佈局,張震飾的周文瑄給不到人信他完全正直沒那一絲念頭,桂綸鎂飾的李靜也不可憐巴巴到沒叫人想到她另有所圖,尤其中段她與郭富城飾的陳志天獨處,突預感到她又會向陳爆出句:「以你性格,你老婆一定好靚。」之叫人拿出鎖匙割凳的話。嚴肅地再看,《儘》其實是指向制度之流弊,《聖》卻是相信制度還是健全,夏雨的辯護律師開頭對周文瑄說得很是清楚:「法庭是先假設你是無辜的。」清楚到不像《儘》把寧縱莫枉這原則拋之腦後,看的是庭裡的檢控官和律師,那像正邪之間的交鋒。


由上至中後部,可看到楊雖是新手,但仍叫有版有眼:片長雖短短八十九分鐘,但主要人物的背景,如陳志天對父親的失望因而投射到自己自身,或秦海璐飾的周妻等因為周而所受的折磨,多是言簡說話卻看到多種處境形成的交織。法庭內的交手,辯方挑剔李對性的認知,控方咬著周對李的情感等,質詢都帶有張力;中後陳突然醒悟到真相,加上其父親的突然去世,他才醒悟自己的追求公義,其實是自以為是,反卻變了製造另一種不義的罪人,因而後悔流悌。這突如的反諷,實也好看。

但楊或不想作品被當為廉價的電視電影,又或意念上的表達,場景等有所花巧,卻令人質疑其不顧現實:電影裡法庭的格局,不像見於香港,反似是由日本片《搵鬼打官司》裡參考過來,最叫人疑惑的是那牆上的油畫,法庭內裝橫其實是偏向簡樸以示穩重,如此浮誇的畫像只會破壞其嚴肅的形象;法庭一般都會下令保護性侵案受害人,故記者一窩峰追問李靜是否老屈的情景,實很匪夷所思。

臨結尾來個峰迴路轉,李靜的反口其實有作偽証之嫌,但在陳一番「很陽光」的辯解下,最後卻似沒了回事;夏手握陳不當的證據,最後卻似「因良心發現」而沒拿出來,或許編劇寫到此已腦筋用盡,故只能就此了結。因而最後周文瑄雖無罪釋放,但這大團圓結局卻是因控辯雙方互讓妥協,法律不外乎人情才達成。結局和《儘》一樣可圈可點,這次卻似是用人治的手段,來補完法治的冷漠,來成全所謂的「雙贏」,而不是遵重法律內的規則去達至公義,這似把法治精神扭曲了。

總之,楊采妮初試啼聲,其表現已超出預期。正因其新手,或者現實和意念間失去平衡,因其還缺經驗還可理解。當然那只寫到此的結尾,正突顯其即使從影已久,但始終執導筒是兩回事,仍需去繼續琢磨。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