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頭

版頭

2012年9月22日 星期六

《一路向西》 – 給香港男人的情書


世事往往叫人諷刺,這數年間不沾大陸的錢,而又搞得起的港產片,那就是粉紅電影。大家還沒忘掉「肉蒲團」的「人體爆炸」時,現就有套《一路向西》 (Due West) (胡耀輝導) 再接再勵。差點叫人忘記這套片的產地,是個說想非禮那個女藝人到在電視上露個胸罩也會惹麻煩的地方。相比起「肉蒲團」,這更該是這些年來港產片其中一套代表作,不止在於他奠定了網絡文學的地位、或是如同《春嬌與志明》般活化了一首老曲、亦或是它靠兩個大球創造了這些年來堪稱叫(男)觀眾們最著迷的片段,而是它正如「那些年」般,那講述了青春,這講透了香港的男人。


縱使這套比「那些年」起碼多了兩大個肉球,視覺上壓到性贏通街,但它說的性,其實也不相佰仲 - 這群男生年輕時也是看咸書四仔、那隻舔Frankie精液再和林太接吻的狗,像是由柯景騰那邊溜過來的。不同的是這套卻只似是獻給男生,一是它其實只有男主角,那個叫像沈佳宜的Zoey,也只佔Frankie人生的一部分,至於較奪目的那些,如小魚或小思,相信不會把自己投射裡去,餘下的Zeta,也叫是個大港女,叫與女觀眾們最吻合,卻也因真實地反映,卻也叫人不能接受到。故設甚麼女性專用場,其實就似只做女人生意的龍虎豹售賣檔一樣無謂。

Frankie的所謂家教嚴厲的家,其實卻正是這廿年來,很多香港男生身處家庭的樣板 - 母親是主持家庭大局的女強人,父親卻是唯唯諾諾的小男人。Frankie訴說母親用假民主手段來嚴管他的生活,表面是暗串現今政事,實是男性在暗暗不平,現今女性會使出很多所謂道理,令男人在女生面前,往往都自感變成弱者:Frankie不敢直接了當追求Zoey,到Zeta也會只為Msn少個感情符號而和他罵翻。雖然你也會說,Zeta最後也要主動討好回Frankie,彼此消長男女地位其實平等。但說實話,其實是大男人主義作祟,因駕馭不到女性而氣餒,因而變成軟弱的個性,香港男人其實是種自卑的動物。

Frankie北上尋歡,結尾是猜疑那裡到底是肉體的天堂還是道德的地獄,的確,羅湖橋一過的地方,是香港男人心靈的避難所:在那裡,可以公然試摸桑拿小姐的胸,她們會為男的作毒龍鑽和空中飛人,只要有錢就行;在香港,男人沒可能要求到女性作這些事情,有錢也只會奉獻進她們的荷包,卻未必能換得到甚麼。男人一過到這裡就變成土皇帝,他們滿足的同時,無拘無束令他們原有之道德底線也隨之降下:Frankie會和小思打車輪,忘了她剛才為他玩了毒龍鑽和冰火,既然如此,也難怪他有個會出至詳盡包膠的父親 – 得意忘形回到香港怎也要醒覺,否則換來的是毀滅性的災難,於是就要披上道德岸然的面具來以繼續其去縱樂。Frankie一時恨他父親是偽君子,其實也是恨他投射出自己,以致無數男人的影子。

Frankie還會想過橋的地方是否道德的地獄,只因其仍存在看不起大陸的大香港主義心態:Frankie指那裡甚麼都是假,小魚給他的情到胸都是假的,當然都是大陸自己不爭氣,才會被香港人看低;小思對Frankie的情話,最後沒說明,但觀眾們都會聯想到是假話,似是小思留客的手段。即使配搭許美靜的《傾城》,看起來很是淒美,但不要聽漏「煙花會謝,笙歌會停」,這些講到底都只叫是一場幻影。但看來,Frankie也依然會北上,似乎也會找回小思,其實假話又如何?「顯得這故事尾聲更動聽」,真的,反正回香港也只會聽到偽道德偽道理,都是假話,那只要好聽的,那聽又何妨呢?

最後電影也惡搞了朱自清的《背影》,但說是惡搞,還不如說是把這篇長年給學生死背爛讀至無味的文章,重新人性化:Frankie的父親爬輕鐵路軌回來、給燈的舉動很滑稽,但他給避孕套的一幕,卻叫這個原是偽君子的,變回個真誠親切的父親,兩父子的隔膜也自此打破。這或是導演給香港男人,以至社會的寄望:與其受制於所謂的道德而變作虛偽,還不如無視道德,做個坦承的人,社會也叫得可愛點。

《一路向西》像是給香港男人的情書,它訴說香港男人們的鬱結 – 因社會風氣而變得自卑的香港男人,如何自尋出路得到暫且解脫,繼而在生活或情路上堅持下去,最後還遠景期待男人們可得到寬容。當然女生們會不以為然,說這只是無用男們為自我感覺良好之飛機杯,但這也無他,畢竟故事原作者向西村上春樹,是個男人、導演胡耀輝,也是個男人、寫得出這篇感想的小弟,當然亦是個男人。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