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頭

版頭

2012年5月11日 星期五

《追凶》 - 閹割畫面的大衛擊倒哥利亞寓言


年又一年,彭氏兄弟推新作也是差不多時候,這回是近期出品較少是彭發,作品名叫《追凶》 (Fairy Tale Killer)。老實說,總覺得彭發開拍這套的心態,其實就只在應酬一下片商、應酬一下觀眾,搵餐飯食就算,而不是要抒發說些甚麼。因為故事看上來,就似只是參考自之前他的兄長、或是同行們的一堆眼高手低作,而出的大雜燴改良版。


《追凶》故事始於劉青雲飾的警探漢遇到了被同僚逮個正著,王寶強飾的軍,接連是一宗宗謀殺案,漢欲把犯案的軍捉獲,卻一直被軍牽著鼻子走。故事架構是否似曾相識?其實就是取自《殺人犯》,從那個「不老症」譚真一把郭富城玩弄鼓掌之中演變過來。說是改良,就是不再去搞出個永遠長不大的小孩,這種未免天馬行空得太過的。而是叫王寶強江若琳演出個自閉症患者,這是看得出會做些功課,因而較順理成章的意念:自閉症患者其實可以比任何人更扮豬食老虎,因為他們行為舉動似是弱智,所以常人對著他們皆會輕敵大意。軍兩次自動送上門,警察們卻只因為「他是傻的」而把立功的機會自斷,繼而被軍一直玩弄到最後。故事主幹是童話包裝的凶殺計劃,除小紅帽或灰姑娘外,還有個大衛擊倒巨人哥利亞,雖在《殺人犯》早已有這意念,但說得最言之成理的,可算是這套。

人物方面,亦比《殺人犯》裡的郭富城更為合理,之前的自作自受叫人說不過去,這回劉青雲的軍,只為著自己能否升職,屢屢犯錯也只叫下屬頂罪。雖然他不叫是大奸大惡,只是個無肩頭無腰骨的小公務員,唐英年也只是做不到特首而己,故他也不置於陷入個萬劫不復的結局。但他自作聰明,以致自討苦吃,這也叫說得漂亮。

不知是否正因合拍片的緣故,軍整生人也在香港,王寶強卻是滿口普通話,就算他真的不擅廣東話也好,他扮演的角色,其口吃的特徵已能把他這個缺陷掩飾。怎也要說普通話,或另看得出香港與大陸對峙之意味:操廣東話的漢,仍抱大香港意識,自以為優越高高在上;操普通話的漢外貌蠢頓低下,卻是深藏不露的奸詐。最後雖是軍自焚了結,但這一切都是軍的計劃之內,意味港人不知不覺地已淪落至要看著大陸人的鼻息,這群他們以往到現在也一直看不起的來求存。這對彭發等人,未免是感受最深,故難怪他們會刻意拍出這種意息,因為今日沒有他們大把大把的錢,彭連拍這戲的機會也未必有。

彭的悲哀不只在要用人家的錢才能開戲,而是正因為此,電影要被迫著閹割:雖話片種是驚駭,但恐怖感實是小菜一碟,因說有多場凶殺,但彭發就是如其兄般,不把行凶過程等核突場面呈現出來給大家看,正如林雪被割開肚放石子裡去,也只是得個講,發現屍體時竟連開刀的痕跡也看不到。說是要大賺特賺,就要包容照顧同胞的弱小心靈。無頭無腦的過度包容就是會出問題,常說港產比不上舶來品,這就帶出了一個解釋。

另外,因不能把嚇得叫人破膽的東西拿出來,故只好由聲音入手去補足氣氛,但伍樂城等編的爆炸性音樂,其吵鬧不但無助驚嚇感,反而叫很是煩厭,足令觀眾對電影評分大扣十分,實是弄巧成拙之舉。

《追凶》不算上乘,也算是不俗之作,大衛擊倒巨人哥利亞之寓言,這回終叫說得恰到好處,或許編劇是司徒錦源,才看得如此合理。講真,我都知彭氏兄弟都是視掌聲事小,餓死事大的,故只要故事不要來個亂七八糟,即使看得不夠過癮,反正就是看是他們之作才買票,也無謂動氣去計較太多。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