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頭

版頭

2012年4月4日 星期三

《戀之罪》 - 另類女性解脫之路


「男人會尊重能免費做愛的女人,卻鄙視收錢做愛的女人。」似乎,用電影裡這最精警之金句,來為整套《戀之罪》 (Guilty of romance) 作概括,似最適合不過。當然,只這樣就叫你咋舌的話,看得出你是首次看園子溫的作品。若你由《自殺俱樂部》,即一大群女學生手拉手從月台跳落路軌之經典場面看起,現在這些對你來說,已是小菜一碟。


膚淺點來看,電影叫可圈可點的,是綜觀整個故事,是講一個良家婦女,最終當成妓女的歷程,像叫是《囡囡》的前傳。開放點來看,則似是園子溫對婦解的嘲弄:菊池泉身為具名氣、且表現高雅的作家之妻,行為舉止皆自我約束。一次半推半騙的被拍AV,卻換來她得到解脫之機:一幕脫去全身衣服,在鏡前自我練習推銷,自此人也變得開懷起來:外裡那端莊的衣服在此已變成拘束之象徵,脫去衣服,等如向解放之路邁進。

這還是不夠的,主角碰到日間作教授夜間作妓女的導師尾澤美津子,從而知曉:和不愛的男人做愛就要收錢。「男人會尊重能免費做愛的女人,卻鄙視收錢做愛的女人。」其實似和李昂小說《北港香爐人人插》裡的「女人為何不可用身體向男人奪權?」如出一轍:免費的性是女人向男人的獻媚,收錢的性卻是女人向男人取回自主,進而是某種形式的權力,男人眼見開始不能藉自己權勢為所慾為時,自然很是不快。尊重和鄙視,只不過是男人壓制女權擴張的借口。

後部菊池泉揭穿原來那優雅高尚的丈夫,一直都在召妓,還要是因召妓才有作品。主角面對不能承受的真相,但卻也醒悟過來:所謂的禮節、氣質、道德等,除了虛偽外,也根本了無意義。人皆有慾望,也不會抵禦,只在於是公開或暗地裡爆破。怎也好,丈夫以禮教製造給菊池泉的無形枷鎖,最終亦因他虛偽的敗露而斷裂。雖然尾澤美津子最終卻與禮教的鬥爭失敗,而失去性命,但主角卻當上了企街,即使得罪嫖客被毆,她也快樂,或許,此刻,她才叫感受到自由的空氣。

《戀之罪》叫人非議的似是它最後所說的「做雞得自由」,其實全片實說是一女性如何與傳統道德枷鎖作鬥爭,最終得到解脫自由之路。只要這樣,故無論電影最後怎樣,道德之士也會找位置上綱上線。當然,反正拍得出一連串女學生跳軌,不會這樣,也不叫園子溫的電影。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