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頭

版頭

2012年3月29日 星期四

《低俗喜劇》 - 借廣東粗口來賣電影人的苦澀


彭浩翔這套自誇像葉山豪射精般快槍手,十二日拍完的《低俗喜劇》 (Vulgaria),其拍之目的說為製造「真正」的港產片。當然,大大聲話兩個星期唔夠就已搞掂,即使彭已是神人,而且電影被打上三級,也不要誤以為會有甚麼血淋淋或叫葉屌十個之群戲看,否則大鬧搵笨浪費票錢,其實也是自討的。

沒槍火交接或血腥暴力或擺明居馬的肉博,那這算甚麼真正的港產片?彭浩翔在此告訴大家,港產片其實有一基本元素,那就是講廣東話,而且粗口是為重點中之重點。各類語言中只有廣東話之粗口最為千變萬化,叫為實應列入文化遺產,奈何這個所謂道德之士滿街橫行,還要是講道德香港人也笑了的那個地方,卻對此更為熱衷,無奈電影資金要找那裡才有著落。彭見廣東話文化將被邊緣化,從而出手保衛,此舉怎看也實屬可敬。

而且電影裡對廣東話粗口之宣揚不是漫無目的,只每句對白都加那五字就算:「喇西」和「奶西」的誤會、或「屌!D竹星妹真係麻煩。」拍案叫絕地玩盡語法、語音、性別之衝突。對彭氏而言,廣東話文化之保衛戰不只在於大陸與香港,還有的是市井與港式中產偽紳士文化之對立:國際學校校長諷杜惠彰女兒若轉回讀普通學校,「和低程度的一起對小朋友心智發展不好」;杜任律師的前妻在杜家帶走女兒時著她:「碰到污糟野要洗手。」對上層的虛偽和愚昧之嘲諷,在此表露無遺。

但不知是真的因應原有的港產味道,還是現在中港對立的意識:電影仍有對大陸人的歧見 - 廣西地頭蛇暴龍哥氣大財粗、吃貓等野味、還喜玩獸交,某程度這實是嘲諷大陸人仍然橫蠻和低俗。屌騾仔雖為最可笑卻又最可圏可點之橋段,彭雖說這取自真人真事,但此習俗,起碼在廣西實沒人聽聞過,故這實招好事之徒找到理由指責彭導誣陷醜化大陸人。

而講回故事的主幹,是一個電影監制在學院座談會講行內辛酸史:數回彭浩翔作導開始的《買凶拍人》、到《AV》、再到現在這個,以電影來講電影的已有三大套,而這套是他自呻歎氣最多的。持平點說句,電影某程度是吃力不討好的工作,賣力多回報卻不一定對等。即使不用小弟講,彭導也借杜惠彰來盡論這點,杜惠彰常要為電影資金向大陸地頭蛇或前妻等低聲下氣,諷刺的是仍有如爆炸糖等對其有幻想,以為討好他便星途無限,杜雖得艷福卻也有苦自知。彭在此呻盡外間對電影工作者的一知半解,和其實際面對的苦困,可謂為同行吐盡了污氣。

彭浩翔自說電影拍時沒有既定劇本,而電影目的是為保存廣東話盡分力,但看得出彭導這個作影多年的人,借機大庭廣眾吐盡辛酸,才是他心裡所望。其實,就算小本經營快槍手,只要如把「喇西」和「奶西」說得漂亮,即使他公器私用,亦可大條道理對觀眾講:「關你撚事!」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