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頭

版頭

2017年11月26日 星期日

《狂獸》 - 當年情的葬身



你當小弟想多,就覺得李子俊的《狂獸》 (The Brink) 係因著吳宇森而來。

幫吳說些好話,若《追捕》的真的目的在於追憶舊日的男兒,尤其那單純的情誼。《狂獸》卻係大異奇趣 - 純情不再,男人又該如何。

反而單純的只係故事本身 - 張晉扮的「警察」西狗追捕余文樂飾的走私犯江貴成,由頭追到落尾就只如此。想得複雜的,西狗江貴成又係影射現今香港男人 - 係有勇有謀,但又如何?要上位卻還有靠父幹的 (江養父親生兒子) 或庸碌的上司 (西狗阿頭廢sir) 頂著你,有些人比你更平等係現今常態。廿年前的《英雄本色》世界卻「右」得很,你的兄長反會負累你的警察前程,還是要靠你自立自強,但這就是皆往矣。

因此相對《英雄本色》或《追捕》,《狂獸》係不相信,甚至嘲笑所謂情誼,都係講下:江貴成契兄圖殺害他以盡領父親的人馬財產,遭反咬時才以兄弟情來求繞;西狗視拍檔阿Duck (吳樾) 如真兄弟,也遭到其背叛;還是江那句直接:「我有錢給佢,佢就做我兄弟。」一句就埋葬所謂當年情的浪漫,愛黃金才合乎現實。

因此《追捕》或《英雄本色》裡的惺惺相惜到合拍雙槍,這電影裡都沒有。甚至乎這套裡的男人,都看不起拍檔:一係最後背叛,又或是負累或沒太多作為(江的女伴只會擲水彈),故此他們都係獨行獨斷;有趣的是,吳宇森作品時都口水多過茶,兄弟情都係用口來強調。這套男主角卻說話不多,卻常口不對心:江說有錢就係兄弟,卻為了「兄弟」有飯食而拼命搶金;西狗打死毒犯口說他自己攞來無愧於心,卻又照顧毒犯遺下的女兒,又因此追賊追得更起勁。

《狂獸》裡的男人都係自負因而捲進風浪都係自招黃金就像男人固執的目標或目的江貴成因為固執而葬身海底反而西狗放棄黃金而放手也是脫離風浪回到平靜卻又係嘲諷自己這套電影縱使拳腳交加激烈過槍火卻也不會討男觀眾的喜歡 - 似係捉著個想當年我如何豪情蓋天的廢老一拳打落去:「醒啦喂,依家係二零一七年呀,你自以為的浪漫,早就葬身水底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