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頭

版頭

2017年2月15日 星期三

《型人狗仔隊》 – 等新聞還是造新聞?


若然用過的橋就已舊,《型人狗仔隊》(Scoop!)  (大根仁導) 就唔可以再叫型,都只嘆其生不逢時:既然仲可以免費睇王宗堯和楊淇,仲有乜奶油要俾錢睇福山雅治同二階堂富美?


大炮偷拍技巧、飛車追訪逃跑之場面,都在《導火新聞線》裡看過。你還會嫌做攝記的都城静同副老總定子太君子之交,要梁小冰周家怡間時不時衝突才有火花。咁仲有咩睇?新聞道德?處境?原來要講還是在後頭:都城静被柴拉源當街槍殺,埋伏在一邊的野火按下對好焦,按下拍攝掣。

死前的都城静告訴過野火最崇拜的攝影師係羅伯特 · 卡帕 (Robert Capa),因為他的《共和國戰士之死》(The Falling Soldier) 而入行。都城静死時也如同其偶像一樣握著相機,卻也製造出一樣的質疑:《共和國戰士之死》被人以為係擺拍相片,都城静都係有機會向後逃走也不走,還站在柴拉源面前由他向其向槍,分明係用自己身軀設計定構圖給野火。

明明都睇過《導火新聞線》這大套新聞課,你還會問新聞是甚麼?是要守株待兔去捕捉還是要落手落腳去「設計」?若然都城静當時向後逃去由得柴拉源被警察圍捕,野火拍出的效果就沒有那種震撼力。新聞到底為誰而活?係為讓記者講真相,還是滿足讀者的眼球?誠實地等候新聞,還是「製造」新聞滿足讀者,那個才是盡責的記者?

後部馬場為了都城靜的亡照和定子大吵一場,嚷刊登他就要辭職:這問題反沒甚麼好爭拗,總想到馬場只係發晦氣,真的辭職才不可理喻 – 前陣子還在編輯部講過八十年代跟過甚麼大新聞,嘆現在大新聞沒那麼多才追拍明星的胸部屁股。現在大新聞降臨到手,還是同僚性命換來,豈有推開之理?拍出這種相片係都城靜的夢想,搵食係現實,夢想和現實你都推開你才是罪該萬死。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