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頭

版頭

2015年11月14日 星期六

《哪一天我們會飛》 - 我先唔要咁樣回憶


又多了一套那些年」,黃修平的哪一天我們會飛 (She Remembers, He Forgets) ,帶你回到一九九二年。大概其他人的回憶都係美滿的,幾每個看後都大加讚好,小弟係另類的,愈看就雙手不其然Q起,再不斷吐出:「o下?」。


讚好之因說是道出大家的校園回憶,只是這份回憶一定不會屬於小弟:要放滑翔機,你一定要找到塊像雷達山那麼大的空地,小弟的母校一定沒有,相信香港十間有七間學校附近都沒這種空間,餘下三間,當一間在元朗,行去遠些的南生圍草地,其餘兩間就係如片中扮英仁書院的華仁書院;余鳳芝蘇博文係預科生卻可以不喜歡的堂就不上躲在校園一邊整飛機事實大部分讀到預科的都是拼了老命捱過會考才讀到返來高考比會考還難兩倍給你走你也不敢走堂生怕聽漏了甚麼即使會走的都係走去做兼職甚至上補習班或找間自修室自修那會多空閒搞甚麼飛機

說穿了余鳳芝彭盛華的回憶不是大眾的是只限於讀過名校的中產的蘇博文嚷著到英國航空學校讀書說家裡一定負擔到他的學費,陶傑扮的余鳳芝父親出現也是說帶她到英國 - 他們其實都家境豐裕九七問題還是大人才想的他們都不用擔憂前程未來才可無後顧之憂追尋夢想。你會問人冇夢想那和咸魚有乜分別?Come on真誠D啦,俾我係彭盛華或蘇博文個時的夢想係只限於溝唔溝到余鳳芝喳點解「那些年」或《我的少女時代》咁受歡迎其實你地明唔明架?

最不屬大家記憶的,是電影裡「月光SIR」迫同學交夢想計劃書,蘇博文擔心余鳳芝沒功課交畢唔到業已夠好笑 (同高考無關的科目話你之死才是真回憶) 更好笑是夢想還要評估規劃可行性現穿了所謂的夢想不是你想去追尋的而係「為保你未來」而叫你應該追尋的,虛偽至極,擺明係黃修平在諷刺當下。

其實大加嘲諷寸爆係現今香港:十多廿年後的余鳳芝彭盛華生活事業安定但仍感到不如意就在於兩人的婚姻夫妻間已是同屋異夢余得知彭去偷食發怒了一朝早晚上卻可心平氣和和面前的丈夫說:「起碼你再有下次都唔好咁易俾我睇到。」嘩屌你老母唔撚係咁大量嘛?諗深一層,很荒謬卻又很合乎現實:這些年來689政權不斷倒行逆施挑戰港人底線,港人也是幾次晚上政總前大集會,頂多就給你坐夠八十日,明天又係乖乖上班去,港人何嘗又唔係一個忍聲吞氣的余鳳芝

余鳳芝去搵蘇博文其實係逃避去面對丈夫出軌港人去回憶那些年多好其實也是逃避面對現實君不見現在上至政制中至高樓價下至食水含鉛諸多問題解決之法都係班老一輩出來話想當年我點點點折墮過你地,所以你地唔好計較云云。難怪「那些年」咁興香,因為「那些年」就係「能醫百病的良方」是也。

最後余搵到蘇博文他最後偷駕小型飛機失事而去蘇始終會為夢想奉上自己的一生余鳳芝彭盛華最後回母校教學生造飛機他倆也藉此打破隔膜余彭還是盛年,若有夢要去尋也還有力氣也在嘲港人還在想當年逃避還不如趁還有一口氣就用這一口氣解決現在偷駕小型飛機去追夢的蘇博文也正如力抗「八三一」的學生,他們不是只持有年少氣盛,而係敢為。戲院坐上的你們,腦裡可會追憶,其實又可會檢討一下?

《狂舞派》也早問過了:「為夢想你可去到幾盡?」,《哪一天我們會飛》再講夢想時,就係用回憶夢想,來寸爆你們這班逃避現實的港豬。所以好唔明點解那麼多人會喜歡此戲,起碼我就算一絲欣賞蘇博文都唔想自己會係彭盛華或余鳳芝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