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頭

版頭

2015年8月21日 星期五

《迷城》 - 林嶺東要寫故事就請先學好點寫故事


未到十年,一個久違的又磨一劍,林嶺東的《迷城》(Wild City)。說是久違,是因這套林親手落筆去編的新作,卻也會叫人記起某些東西:三男一女一袋錢,如此格局,八年前他也和杜琪峯徐克夾份玩過,那套叫《鐵三角》。


若說《鐵三角》是一場實驗,其實不止那套拍完就完,徐克沒玩下去,杜琪峯於一年後再來一套《文雀》,林卻係八年後才交到功課。同樣的是:一班香港男人,同情個可憐巴巴的大陸女人,避過另一幫窮凶極惡的男人之追殺。

當然杜是杜,林係林,相異的極多:錢在《文雀》裡唔會坦露出來,文雀會偷錢,咁就算;林卻是很強調錢:古天樂飾的一開場就讀白:呢個世界乜都有個價,包括你的良知云云。佟麗婭飾的一路逃亡,手還捨不得放下一大箱黃金鈔票。講清楚另一顯著唔同:杜是詩意含蓄要你猜,林係慌死你唔明,畫公仔畫出腸。

有趣的是,林開章明義錢點重要,但電影愈看下去,你卻係愈唔會覺得錢有何重要:民和余文樂飾的聰開始時幫助,唔係可憐她就係貪其美色,那想到錢、張孝全的黑幫追殺等人,只係為其兄弟報仇、把一箱鈔票捧回到謝天華飾的George面前,也未能到大結局、真的講到錢頂多只限三人在漁船上為一箱錢而吵大鑊,要講電影裡一眾人追著錢,還不如說電影裡一班男人都係狗公,追著還貼切。

亦如《文雀》,電影裡各人之關係也叫人聯想到現實:又如林熙蕾,係可憐待救的大陸人,說得老土;香港人那邊卻充滿層次感:係代表老實循規蹈矩、聰係急功近利、George常口說要跟法律行事,虛偽無比;大陸富二代輕視人命,說得應景;張孝全的角色最古怪:台灣人在現在的中港關係裡,本來係最置身事外,但在戲裡,張卻比任何人都要落力,甚至叫他開槍打爛舊立會上的正義女神像 - 如果張來自大陸,說甚麼還真說得夠露骨,但他卻來自台灣,卻係亂入到橫衝直撞出意外。

即使唔估暗喻,很多明示細節也是說得胡里胡塗:等闖進George家打其一身,還說拍到George毆打她,故等只在合法保護她,呢句當觀眾法盲的對白其實講來做乜?死裡逃生的該得返半條人命,最後卻有閒情當旅行尾聲般左擁右抱再加大合照,痴線的嗎?最後大陸富二代被捕,其家丁如待去陪葬般哭喪,做乜勁?

只係飛車追逐的場面仍叫可觀,也令《迷城》不叫一無是處。或許這場《鐵三角》延續下去的實驗,得出結果係林嶺東還是學好怎去寫故事,又或者還是不要不自量力,編劇還係假手於人才為妙。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