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頭

版頭

2015年3月17日 星期二

《天將雄師》 – 唔止玩歷史,直頭係瘋癲


原本看到《天將雄師》 (Dragon Blade) 的主角,崩頭一句就要問:「說好的收山/皮呢?」其實他反口也無啥所謂,即使他畢竟年事已高,好打過他的大有人在。旨因現在笑片似乎不多,而銀幕前的成龍,何時也裝作正氣昂然。但他的「正氣」卻如化學作用,不論任何故事,都會被他化作一場喜劇。

本來自己也欣賞李仁港不會循規蹈矩地悶蛋,膽敢玩轉歷史說寓言:虛擬羅馬軍團與西漢的都護在西域相遇,藉中西交流擦出火花。李的寓意實也不是甚麼新鮮事,而是近年講都講到臭:都護霍安吃盡奶力周旋西域三十六國,為叫他們和平共存,最後霍安有難時他們團結一致前來救命;羅馬除了「忠」的落難將軍盧魁斯和小王子,奸人堅大王子除了追殺小王子以絕後患,更是以他作藉口,以圖染指整個西域。說的就是漢人(或中共)帶領下的中華民族大團結,及華夏王道與西洋霸道。

問題是李仁港玩轉歷史,同時卻是玩到整套電影百二六分鐘都滿有笑點:李或是怕你了解不到,又或是不想、或不懂寫得太複雜,於是都是簡單的二元對立  忠的忠到盡,奸也奸到盡,故既然華夏要行王道,故霍安任都護,就常口嚷著和平,霍去病到西域,也是只想著和平,幾千年前的武將講和平已叫人突兀,而且堂堂大漢帝國真的只想人家和平而對其沒有野心?有點歷史常識的你也難以置信。

正因二元對立,忠要忠到底,於是戲裡很多人物,其行徑已再不是合不合乎史實,而是根本就是反常:霍安看到全裸的冷月要以身相許,竟有肉唔食急忙逃掉,已和你算;但他七歲時在妹妹屍體上大哭,突然識搶去霍去病的短刀刺向他。更離譜的是霍去病竟然連躲開的本能也沒有,任由霍安刺向腹部,還說:「孩子我任由你刺。」;看來不過十歲的小王子,危難時會哭哭啼啼,但也會向盧魁斯曉以大義,叫頂不順時還是放棄守護他。李仁港就是叫忠的角色只顧忠直,但卻連一個人面對甚麼處境時該有的反應都忘記,如是這群角色,不止不似是羅馬人或是漢人,直頭係唔似地球人。

原本不會和李仁港太計較史實:書齋裡有椅子、文書用的布卻似如紙張、羅馬人寫羅馬是寫英文名Roma,這些我原也視而不見。但接連下來李也未免太過分,他會找來突厥語安息語給各個民族角色,但就叫羅馬人講英語!而這個當時首次遇到羅馬人的霍安,也竟然一見就曉用英語對答。這已不再是玩轉歷史,而是當觀眾嚴重弱智般亂來了。

為了簡單道出寓言,或又為了延續成龍「正義」的形象,如是搞到已唔係玩轉史實,直頭是瘋癲鬧劇。戲裡的成龍,不論他說起英語、還是把「和平」掛在嘴邊,都會搞到你陷入個不能自拔的地步。成龍其實唔收山也好,做個小丑為世人帶點歡笑,都係一種貢獻。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