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頭

版頭

2013年12月1日 星期日

《末日派對》 – 假憤怒,真維穩


稍看一下《末日派對》(Doomsday Party) 的預告和內容大綱,還以為是我最期待的畫面終於出現,也似注定要出現 – 香港叫人憤怒的社會問題堆積如山,早就令人可手到拿來作應景題材,奈何就知香港主流拍電影就旨在搵食,沒個導演或影業公司開拍這些咬著其幕後老細的:即使邱禮濤的「LaughingGor」也是暗喻卻不肯明正言順,彭浩翔的《維多利亞壹號》難得地道出問題但結局還是差很多。似乎新手上路的何康才有種 – 真接了當指出再轟烈地反擊,表現看是這樣,實際綜橫全片,才知和預期希望或不止大段距離,更是另一回事。


故事主幹,似是關楚耀飾的朗和小魚(廖子妤飾),聯手策劃製造炸彈打劫銀行,過程中連繫到健豪(黃貫中飾)、韻怡(謝安琪飾)及德叔(泰迪羅賓飾)等多人,再觸碰到地產霸獨到銀行業醜態等一連串欺壓小市民之不公現象。就此看來,電影是比多年前桂治洪《憤怒青年》更合乎現世,也是更激烈的警告:所謂的「每個人都係一個炸彈」,其實朗正就是核彈,他是有高學歷的碩士生,若果真的是苦無出路,那作出的反擊就不再只是拳打腳踢,製造炸彈變恐怖份子不會是誇大,根本是他們有膽識就可做出,只要趕到他們入窮巷,最軟弱的狗也會拼命反咬一口。

但是再看朗多點,就看到關只扮演到港青的表面卻演不出全部:由他住的地方已知其實是個富二代,起碼就是有人供養生活無憂,和時下的不是找工作無門就是職場上上位無望、住屋捱劏房的完全兩回事。其決意製造炸彈打劫銀行,口說是控訴社會,實際關鍵是其母親斷其生活費,為和小魚遠走到雲南才藉打劫賺旅費。就是欠個窮途沒路迫不得已的背後理由,原是警告,卻反似會被有心者逆轉成另一意思:現在年青人就是反叛欠缺管教,吃飽沒事幹,才會如此反政府反社會。原望社會會給青年一條活路讓炸彈不致爆發,卻反變成為呼籲更加管束青年來「維穩」之理據。

即使電影是真有指出這個社會背後的積怨:健豪到一舊樓跟進案件,看到地產商借打手,用恐嚇式收樓趕絕居民之手段、德叔的積蓄被其任銀行經理的舊生以投資基金來欺騙、張國強飾的乜議員假仁假義,論壇中大罵銀行卑鄙博掌聲,轉頭勸求助的舊樓居民「不要和地產商硬碰」,更為玩味是其政黨名「新聞黨」,似就是明寸某人。政客只做表面騙市民支持,卻不是真和權貴硬碰為民請命,因而造成霸權橫行,市民生計無著落。

德叔在銀行裡搶槍、燒銀紙等,比朗更像在控訴,因他才真正被霸權趕到至末路,但電視雖是講了一籃子問題,卻就每個只讓它一幕過,起碼德叔心灰意冷的另一因素,其教下之女學生自殺,其因已講得不清不楚;更重要的是,電影不止講朗、小魚和德等人,韻怡和劉浩龍的補習天王,與健豪的三角關係又是一重點情節,電影只有九十多分鐘,左右互相兼顧,所謂的社會之憤怨,卻就講到喉唔到肺。

一個個炸彈引爆,銀行裡頓成廢墟,健豪勸德叔放下手上炸彈,讓其炸開出口逃出生天。最後是健豪和韻怡有情人終成眷屬,死去的是小魚和議員,朗和德被捕,「欺騙」德的經理也留下活命,就這麼多,地產霸權等問題不見得因炸彈引爆而得到解決。電影最後字幕「世上本無路......」後續的「走的人多了,便也成了路。」所謂喻人團結,實不是鼓動人去推倒腐朽的制度,而是講老掉牙的「獅子山下」:與其只顧埋怨地產霸權,還不如大家在其底下守望相助,想方法捱到出路。到此,不用奇怪為何會有金主願投資此劇目,因為對建制派或社會權貴,他們實很喜歡這故事結局。

還以為《末日派對》是讓青年到受壓迫的一群宣洩的,怎料這是場美麗的誤會,其真意卻旨在維穩。或有人會說對何康這一新手而言,找得資金已很難得,不如讓他能妥協,好歹能講出問題,即使一點也好。但在我眼裡看,這就像電影裡的議員,講一套,做的卻是另一套,也是偽君子來的。還不如你開張就講明自己是小人:「我就是要幫權貴維穩沒錯!」,免得叫我眼冤好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